娱乐 / 宅男资讯

世界级导演,因为“洗白”人贩子,翻车了?

小片片说大片 · 7月11日 · 2022年 · 27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要说近期最重磅的电影,绝对是它。

演员,宋康昊,裴斗娜,姜栋元 IU李知恩。

导演,拍出了《小偷家族》《无人知晓》《海街日记》《步履不停》《比海更深》等佳作的是枝裕和

讲到这,相信每一个关注电影信息的人,都知道今天我要聊的是什么了。

没错,就是它——


《掮客》



这是是枝裕和执导的第一部韩语片,由一起弃婴事件而展开。

据是枝裕和所说,早在筹拍《如父如子》(2013)时,他就关注到了日本社会的弃婴问题,并萌生了想要拍一部电影的想法。



后来,他了解到韩国的弃婴数量比日本还要多,又和韩国的一些演员讨论了这事。

发自内心的说,知道是枝裕和要找宋康昊、裴斗娜等人来拍这部《掮客》时,我就期待得不行。

前段时间,戛纳电影节上宋康昊成为影帝的新闻,也让我的期待变得更加迫切起来。



如今片终于看上了,但说心里话,在看完之后,我的感受却非常复杂。

为什么这么说?

容我先简单地和大家聊聊影片的剧情。

故事开始于一个雨夜。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年轻妈妈素英把孩子羽星弃在了婴儿暂存箱外,还放了张纸条,说会来接回去。



暗中调查买卖婴儿的女警秀珍看到后,将羽星放进了婴儿暂存箱里。

在日韩,婴儿暂存箱一般会设置在医院或者教堂门口,弃婴通常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被领养。



然而,这个婴儿暂存箱所属的教堂中,工作人员东洙把羽星偷偷交给经营洗衣店的好哥们尚贤。

原因也不复杂,他们想把这孩子卖了赚点钱,所谓“掮客”,指的就是他俩。



意外的是,第二天素英还真的就来领羽星了。

见素英找不到孩子想要报警,无奈之下的东洙便带着素英来找尚贤。



或许是尚贤的嘴皮子够溜,或许是素英有着其他的考虑。

总而言之,一顿掰扯之后,素英同意把羽星交给尚贤和东洙,并决定和他们一起为羽星寻找会好好爱护羽星的买家。



三人就这样带着羽星上了路,他们并不知道女警秀珍也一直跟在后面。

很快,他们见到了第一对买家夫妻。

这对夫妻不太靠谱,一上来就说羽星不好看,而且还要分期付款,最终交易并没有达成。



随后,他们又来到了东洙长大的育幼院。

没错,东洙也是个从小被家人抛弃的孤儿,所以他起初并不觉得素英会回来找羽星。

在这里,他们遇到了8岁的孤儿海进,这孩子偷偷钻进了他们的车里,也跟着一起上了路。



与此同时,秀珍那边接到同事传来的消息,素英杀了人。

在秀珍看来,自己负责的是买卖婴儿这一块,而杀人案则是由刑事科处理。于是,为了自己“破案立功”,她决定在三天之内帮助尚贤等人完成“犯罪事实”。



具体来说,就是钓鱼执法,找一男一女假扮买家。

只可惜,这两人缺乏常识,几句话就开始让人生疑,仿佛是二道贩子一般。



一计不成,秀珍再生一计。

她直接找到素英,说明自己知道素英杀人一事,并给素英身上装了窃听器,用以监视尚贤和东洙。



没承想,就在这时,羽星不小心病了。

情急之下,东洙和素英不得不假扮夫妻,带着羽星前去看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除了秀珍,还有人也盯上了他们——被素英杀死之人的老婆,她也想要羽星,因为那是他老公的骨肉。

不要误会,这不是一个小三破坏别人家庭的故事。



原来,素英是离家出走后遇到这对夫妻,并展开了一段畸形的关系。

女的被素英称之为“妈妈”,男的竟然不止强行与素英发生关系导致她怀上羽星,还一直强迫素英接客。

后来,在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素英将男人杀死,而后便有开头那一幕,为了逃跑方便,她把羽星放到了婴儿暂存箱。



这一路上,尚贤、东洙和素英等人之间,产生了类似家人的那种亲情羁绊。

所以,尚贤和东洙决定,不会放下素英不管,也不会把孩子交给“妈妈”,必须找到靠谱买家才行。

他们不是没有闪过干脆大家一起抚养的念头,但终究只是闪念。



而同样的,秀珍也在整个跟踪的过程中,慢慢对他们这些人有了改观。

于是我们看到,在影片最后,素英选择了自首,羽星则被秀珍所照顾着,而尚贤和东洙也没有被捕。

三年后,素英被减刑提前释放,秀珍联系了大家,希望一起讨论关于羽星的未来。



同是枝裕和的其他作品一样,单看《掮客》的剧情介绍,你很难get到其中的微妙与细腻。

就主题而言,这一次是枝裕和为我们呈现的,仍然是在残酷人生中,那些亲情化的情感流动。



与《小偷家族》类似,这部《掮客》中的主角,也相当于临时组建了一个家庭,而且他们中的所有人,都有道德瑕疵,都被现实所困。

东洙和素英前面都有提过,这里咱们就以尚贤为例。

他开着小店,负债累累,总是遭到小混混上门催债。

他以为卖孩子赚到钱老婆孩子就能回到自己身旁,可后来才知道,如今老婆已经和他人有了孩子。



显然,尚贤是不幸的,但他企图贩卖婴儿的行为仍然是一种做恶。

不可否认,单看电影,在是枝裕和成熟的技法之下,无论是他,还是东洙和素英,我们都能抛开道德上的审视,被那一个个温暖和有爱的举止所打动。

比如,尚贤笑着给羽星洗澡时的爸爸模样;



比如,素英在哄着羽星时唱的那首摇篮曲;



比如,东洙抱着羽星去看病时憨憨的样子。



不仅如此,整部影片中还有好几处高光时刻,把这种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亲情之感推向了极致。

例如,在识破假夫妻后他们来洗车,淘气的海进打开车窗,一时间水花四溅,大家为了躲水狼狈不堪,笑声非常具有感染力。



这种强烈的温馨质感,无疑为后续剧情做足了情感蓄力。

先是一场火车穿过山洞时的戏。

当时聊到羽星,黑暗之际,素英感叹道:如果我们能再早一点相遇,就不用丢下他了。

尚贤忍不住说了一句:现在还不晚。



可是,当光线渐明,刚刚没听清的素英问他刚才说的什么,他却表示“没,没什么”。

明暗变幻,暗的时候,是他脱口而出的真实渴望,而明的时刻,则是他回归到现实困境的退缩,生活糟糕的他,并不敢承受这样的负担。



在这之后,还有一场摩天轮上的真情流露。

当时,有一个特别好的家庭决定买下羽星,这本是四人最初都想得到的结果,可东洙的心情却十分难过。

因为,这意味着大家的缘分就此终结,他不舍得,所以他说:

要不再找找?实在不行,我们养着也行。



素英的内心,何尝不希望如此。

可是,她很清楚,自己即将因为杀人案而被捕,不得不再次抛下羽星。



如此种种,让监听的秀珍,也都愧疚起来。

因为,搞了半天,最想将孩子卖出去的,不是“掮客”,不是孩子的妈妈,而是她。



必须承认,是枝裕和是功力深厚的。

除了上面提到这些,整部影片,随便拎出一个片段,都能让人产生共情,或是会心一笑,或是感动遗憾。



那么,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我说感受非常复杂呢?

在是枝裕和的片子中,我们总能从被社会遗弃的人身上看到那些纯粹的善。

某种程度上来讲,他所构建的一种影像空间的乌托邦,让观众在残酷的现实之外,可以获得一份神奇的愈疗。


可问题在于,本片所瞄准的是弃婴故事,涉及到的是儿童贩卖,如此温情脉脉的处理,难免会显得轻飘而虚假。

特别是当我们剥离开电影语境去对照现实时,会不由得产生一种被欺骗的愤怒。



如此再去回想影片本身,你就会发现它的人物经不起推敲,故事充满算计,不仅没有洞见,反而凸显了是枝裕和在创作上套路的自我重复。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英国的《卫报》甚至批评这部影片人物浅薄到令人厌烦,没有一个字真实可信,连“婴儿暂存箱”这项服务都荒诞得令人发笑。



在现实生活中,买卖孩子的非法生意里几乎不可能一个坏人都没有。

对比之下,《小偷家族》的结尾(临时家庭因警察和法院的介入而解散),至少还让我们看到了制度对边缘人群的残酷和碾压。


《小偷家族》


可这部《掮客》呢?

一旦审视起来,你就会发现它有着过分纯粹的虚假,令人疑窦丛生,细思极恐。



篇幅所限,咱们简单提两个点。

首先是关于堕胎,影片中秀珍和素英在讨论为什么要抛弃羽星时,传递出这样一个观点:

堕胎也是杀人,并不比生下来丢弃掉罪恶更小。



最近,美国推翻了罗诉韦德案,女性堕胎权不再受法律保护,甚至有个10岁女孩遭受强奸而怀孕,都不被当地允许堕胎。

请问,这是真正尊重生命的做法吗?将堕胎视为杀人真的靠谱吗?



另外是通过对角色暖心与情感一面的塑造,影片无形之中洗白了尚贤和东洙,甚至还让作为警察的秀珍产生了共情。

放在电影中,我们或许会动容,可现实中的人贩子,那些拐卖儿童的人,会是这样的吗?

不会。

难怪有网友评论,人贩子看了这片都能够笑醒。



这类事件无疑是沉重的,用任何方式、任何说辞去开脱、去美化都是极其不负责的。

电影的确可以是我们逃离现实的一份慰藉,可如果电影只提供一种虚幻的美好,本质上成为了人们麻痹自欺的奶头乐,那将是最大的悲剧。

如果你也认同我的观点,那就多多点赞关注吧。

今天就到这里!

拜了个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沼泽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