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杨超:类型还是艺术?年轻导演自我定位很重要 | FIRST系列专访

骨朵网络影视 · 8月16日 · 2022年 · 39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文 │ 经纬

“年轻导演明明是很迫切的想要进入市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其实就应该直接跟市场对接,但是很多人偏偏绕一个弯,先要去拍文艺片。因为我年轻,所以我第一部一定是个文艺片,我年轻我没有资源,所以我拍不了商业类型片,这种想法并不太符合行业发展规律,大家在这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实际上年轻导演是可以拍低成本类型片的,越是那样越有价值。可能有些导演在类型上很有才华,但是因为这种约定俗成的方向就奔着文艺片去了。但是你想想,创投评委们在两三百个项目中,可能看到50部甚至一半都是讲小镇、乡村的文艺片,那大家什么感觉?某种程度上这其实是一种创作力量的浪费。”

在今年FIRST青年电影展上,杨超郭俊立黄渤、黄建新、周冬雨一起担任电影市场·创投会的终审评委,他在创投会的过程中,经常会针对剧本和类型定位等层面的问题提出许多针对性、建设性很强的意见和建议,因此受到了许多年轻导演的喜爱和欢迎。

由于长期在高校担任导演教学工作,也曾凭借《长江图》《旅程》《待避》等多部电影荣获包括戛纳、柏林电影节在内的数项国际大奖,近几年杨超活跃在国内各大影展当中,不仅时常对年轻电影人进行创作层面的指导,也对年轻导演的创作状况以及电影节创投和市场颇为了解。

因此,为了理清当下年轻导演与创作,与市场,与创投的关系,我们与杨超聊了聊。

在杨超看来,电影应该分为三大类:类型片、文艺片和艺术片。类型片即是按照观众的某种精神需求、娱乐定制的产品;文艺片是一种软类型片,对类型模式的要求没那么严格,又带有某种情怀与表达的作品;艺术片则是在电影语言方面有极为独创性的探索的作品。

“一个健康的市场中,100部电影里应该有90部类型片,8部文艺片,2部艺术片。然而现在全行业都没有理清楚这个分类,导致大量的年轻导演投身文艺片,电影节创投也涌来了大量的文艺片项目,但是影视公司的老板、制片人们来到创投会,其实是想找那种比较优质的低成本类型片项目,这样的错位会让两方没法连接起来,有一种不来电的感觉。”

虽然一个年轻导演有一个好的创意或剧本需要融资拍摄,走创投确实是非常好的选择。但正如杨超所说,当下许多年轻导演与创投可能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行业亟需这方面的建设。

“一方面,年轻导演因经验阅历等原因很难驾驭文艺片,可能在创作层面存在很多问题,另一方面,这些文艺片项目又与市场需求不太符合。这是很多影展创投比较尴尬的一个现象,且创投与创投之间,作品与作品之间的差异性不大。”

以下是杨超的自述:

类型片创投应该更多出现

我参加过青葱、上海、平遥、FIRST这些创投,有时候会发现有一些熟面孔,年轻导演可能会在很多不同的创投里出现,而这些创投,其实也都是在分这一波导演。

整体来说,我认为,无论是年轻导演们的创投作品,还是创投本身,某种程度上都存在着一种模式化的问题。我个人其实一直在呼吁,年轻导演创投需要寻找差异化,创投本身也应该寻找差异化。

但是目前每个创投可能都面临着如何找到定位的问题。因为创投定位的不清晰,年轻导演的定位不清晰,就导致现在创投中同质化的项目有些多,很多项目是文艺片的倾向。

我认为文艺片可能不是年轻导演最合适的角度,文艺片最需要的是导演经验、情商以及人生阅历,它是一种对类型和艺术非常熟练之后进行融合的软类型电影,创作难度比较高。

而新导演处在经验不足、不熟练的阶段,所以给出的东西可能是一种中间状态,既没有往类型靠,也没有往艺术靠。

所以你会看到有些相近似的题材,各种不同的小镇、乡村、封闭空间,年轻人的、城市的、乡村的、小镇的苦闷,可能除了空间不一样之外,气质影调都比较像。

在这种状况下,创投评委或者资方制片人,就会对着这些文艺片项目不是很来电,觉得这些作品对商业元素、类型模式的把握,以及对观众的接近都做得不够。

而另外一部分导师,他们可能会觉得这些作品好像离艺术电影所需求的那种更具突破性的语言和结构也有距离,很少有比较明确的影像语言去进行艺术探索。

这就会导致一个现象,创投的很多项目走了很多圈之后,其实并没有投拍,命中率比较低。真正命中的项目,可能是那些凑巧类型元素、商业元素比较多的,或者是导演表达显得比较亲市场的项目。

所以我觉得,很多创投应该更接近市场,那些类型片的创投应该更多出现。

FIRST的努力

其实从大的定位上来说,FIRST创投正在扭转这个局面。FIRST不仅已经在成都开展了类型片的影展和类型片创投,在今年西宁FIRST的20个创投项目里,接近一半都有明确的类型定位。

相对其他创投来说,FIRST还是比较接近市场的,入选的项目也更偏类型一些。今年入选的项目里,我个人比较喜欢《植物学家》《小文面馆》《花猪》这几个。

但这些类型项目多多少少可能都存在剧本问题。很多剧本准备的不太充分,甚至不如那些传统的文艺片项目。

还有一些项目是剧本还算完整,准备的也很充分,但是模式化比较严重,不像是一个年轻创作者应该有的感觉。

整体而言,FIRST创投项目的优势是它们的定位都很清楚,恐怖、运动、励志、家庭、喜剧都有,但是可能有些问题在于,文本准备不充足以及模式化的问题。

我认为,在创投范围内,最好的类型项目应该是那种比较新的,或是对某种类型的补充和创意,或是年轻作者对类型有那种带着生命体验的爱好和研究,然后生发出的某种趣味。

如果只是一些纯粹模式化的类型,或者是需要很大投资的类型,其实这些项目可以直接去和市场对接。

举例来说,相对成熟的导演要拍类型片或者是比较大的项目,如果需要3亿的制作资金,来创投的话,估计也很难找到。这种项目应该是另一种市场逻辑:比如先确定市场归属,再找强主创,码演员去吸引资金。

创投其实是希望看到年轻的一批创作者最新的创意,这个创意不仅是在艺术上,更应该是在类型上带有创意的项目,而且一般来说,是一个中低成本的项目。

此外,在First努力偏向类型化、市场化之后,可能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在创投会中,会有创作向的专家和市场向的专家,分别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去评判一个项目,存在一个话语权分配的问题,以及年轻创作者究竟应该吸收哪个方面的意见等问题。

但是总的来说,将市场向的专家和创作向的专家放在同一个话语场中进行交流,确实是件好事。在交流中,此消彼长的过程就是行业进化的过程。

类型、文艺与艺术的定位

如果从三大电影节体系来看,近几年的世界电影有艺术电影类型化或类型电影艺术化的倾向。类型框架,加上艺术电影的手法,或者反过来艺术电影的手法结合类型元素,这是一个趋势。

而市场方面也是如此。比如DC的《小丑》《新蝙蝠侠》,不仅以超英片的类型狂揽全球票房,而且用艺术的手法为其拿下了很多大奖。

而现在国内的很多年轻导演,我觉得可能还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似乎大家觉得只能拍文艺片,去戛纳才能证明自己的才华没有被埋没。但事实上,华语片几年都没入围戛纳了。

戛纳电影节作为国际上最为权威的艺术电影节,一般来说,对于作品的要求是既能在视听语言上做出非常独创性的探索,又能在内容上有力地反映他所处的环境。但现在有些年轻导演一是在内容上很难抵达现实的深度,二是在影像艺术探索方面也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直到今天,侯孝贤导演的拍法可能都还有人在模仿。

而作为参照,韩国电影近几年在国际上不断崛起,与其健康的电影生态密切相关。一方面他们有非常多的类型片,符合市场规律。还有像奉俊昊朴赞郁这样的作者导演不断地探索类型片的边界,从艺术电影的类型化,或者类型电影的艺术化层面去突破创新,另一方面,也有像洪尚秀导演这样把独特个性发挥到极致的艺术电影被拍出来,被世界电影节所认可。

在国内,我觉得,在艺术电影领域,章明导演一直被忽视,郑大圣导演也拍得很好。而胡波导演的《大象席地而坐》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做出了堪称表率的探索,我想,这是未来帮助中国电影在艺术电影领域获得突破的一个方向。

而类型片领域,周申导演的《半个喜剧》,是杰出的喜剧类型片,文牧野导演的《我不是药神》《奇迹笨小孩》在类型上完成度很高。徐浩峰导演的武侠片非常独特,值得期待。

所以其实中国电影人才非常多,只是整个行业的评价机制还处在不断进化当中,市场并没有形成对于好的类型片、文艺片和艺术片的真正判断。从创作者到片方,以及媒体、公众、资本等,大家可能还没有分清这个分类。

我觉得应该宣传这个分类。类型片那么大的市场在饥渴地等待着,艺术电影也有各大电影节在关注,年轻导演如果还陷入到没有什么探索性的低成本文艺片当中,其实这是不健康的。

不过年轻导演总要成长,从个人角度,认清自己所擅长的领域,清晰自己的定位,从行业角度,这股创作力量需要被引导,才能使电影行业的创作生态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人行道还是快车道,必须要清晰定位,才能快速抵达目标。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