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没钱没资源,《快乐再出发》比《披哥2》分更高,就靠这三个字

第十放映室 · 9月1日 · 2022年 · 44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最近连着看了《快乐再就业》《快乐再出发》和《披荆斩棘2》前两集,强烈建议芒果台把做披哥的钱全部投给再就业男团。


披哥一集两个小时,长篇大论地渲染哥哥们怎么为舞台奋斗,还比不上《快乐再出发》里几个老友睡前玩歌曲接龙的二十分钟好看。


目前来看,这届披哥还是老问题:


老人没动力,新人没实力。


只不过有了上一季哥哥们探路,这一季的老人更佛了。


上一季好歹还有总是对自己业务能力不自信的言承旭,还有多少对国语环境不太熟悉的大湾区哥哥。


这一季倒好,几个实力担当里,陈小春早已深谙游戏规则,任贤齐与世无争只想烘托前辈,郑钧更“佛”,甚至不是来玩的,是芒果台做了他跟老婆之前的和事佬,他才来给个面子报恩的。



只有杜德伟和苏有朋在认认真真做舞台带团队,希望能多得到几个镜头。


其他大佬们的表现,用郑钧的话就是,“一个表演也奠定不了江湖地位”。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哥们啥也不缺了,也不指望通过这个节目再火一把,赚个通告费就回家了。


那些刻意制造出的紧张赛制,似乎也没能激发起这些大佬们的斗志。舞美指导建议任贤齐来一段蓝调口琴solo,他直接用“这个要正能量”一票否决,时刻秉承“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原则,连自己单独的表演机会都想分给晚辈。



虽然这样确实有大佬风范,但其实任贤齐观众喜爱度位列第一,大多数观众明明就更想看任贤齐表演,而不是看他让贤。


一个节目里全是温良恭俭让,不如改名为《明星敬老院再就业实录》。


两集看下来,只有杜德伟的那句“可以多给我几个特写镜头吗”听起来有点意思,是一个热爱舞台的过气老艺人的真实心声。



第一集里杜德伟牌面很大,张学友梁朝伟给他留言加油。但不是人人都像张学友,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全世界到处开演唱会,也不是每个演员都能像梁朝伟那样六十岁照样被顶级资源追着跑。


大多数三四十年前红过又过气的明星现在正在直播间里卖酒打PK呢。



揾食不易,所以有机会上S级的节目,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多赚几个镜头,多抢几个镜头,演艺生涯就能多延长一年。


这种对镜头和机会强烈的匮乏感往往能促成一个好的表演,或者一个好的表演者。


在真人秀里,这种匮乏感还能给予节目真实的质感,免于让人际交往的场面变成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官方晚会。


但娱乐圈又是一个十分讲究体面的地方。你再匮乏,也得端着点,过于展露野心也容易遭到舆论反噬,《浪姐》第二季的蓝盈盈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位姐是个狠人,沾过前段时间娱乐圈流行“拽姐”的光,狠心辞掉人艺的铁饭碗下海做自由艺人,一度热度颇高。但因为在《浪姐》里锋芒过盛,而后作品又没跟上来,如今口碑逐渐扑街。



所以,对综艺来说,艺人的匮乏感是把双刃剑,这中间的平衡感实在微妙。


当然,也有特例,仅此一家,就是《快乐再出发》。


这个综艺的出发点,就是过气男歌手抱团再就业。节目的六个嘉宾是2007年《快乐男声》13强中的冠军陈楚生、亚军苏醒,以及王栎鑫张远王铮亮陆虎


离当年的比赛过去了15年,如今每个人的发展都一言难尽。


节目播出前,估计只有冠军陈楚生有稳定的工作资源。毕竟他歌好、低调,出道即巅峰,除了当年与老东家的天价官司,几乎没什么负面新闻。


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了。


曾经粉丝最多、条件最优渥、风头最盛的苏醒,因为后台打人事件被雪藏后,事业一落千丈,从此消失在大众视野。



很多人是看了这档综艺,才知道他写了那么多针砭时弊的歌,敢讲敢唱,不就是这个“内娱已死”的时代十分需要的大活人吗?



只不过如果没有这个穷酸的综艺,“大活人”是不会被内娱看见的。


王栎鑫是六个人当中年纪最小的,也是在人生道路上走得最快的。红得快,过气得也快,近年来到处在影视剧里打酱油,唯一一次获得关注是离婚后被营销号打为“渣男”。


但看了节目,“渣男”这个名号又变得可疑起来。明明年纪最小,却在团队里承担了照顾大家的责任,跟调皮捣蛋的表面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王铮亮呢,上过春晚,红过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


最近这几年,和其他几个难兄难弟一样,在大众视野里排不上号。可但凡你看过节目,他只要弹起乐器,连低头时几乎秃得见顶的脑袋都变得异常帅气。



张远,这个名字已经随古早男团组合“至上励合”一起远离我们90后的世界了。陆虎,没看过07快男的人可能压根不认识这号人物,但那首“爸爸妈妈去上班我去幼儿园”就是他唱的。

他俩其实都有很好听的代表作,时刻保持着一个唱作人的自我修养。


即便没人为他们鼓掌也可以,十几年的北漂经历早已让他们练就一身好脾气。陆虎在节目里贡献了一句名言,“如果得不到掌声,笑声也可以”。


所以,他俩变成了节目里的搞笑担当,时时刻刻贡献着各种表情包。



他们有匮乏感吗?


当然。


他们比披哥们匮乏多了,有的人从高处跌落,摔得七零八落,再无还手之力,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没体会过什么叫“红”。


偏偏这几个人又是真的热爱音乐,他们渴望舞台,渴望表演,不甘心做幕后,始终渴望能唱着自己的作品在舞台上发光发亮。


这是天然的戏剧张力,综艺最需要的东西,只要能把这个点讲好,这个综艺就成了。


结果大家看到了,《快乐再出发》的叙事在这一点上做得特别成功。最后海边的演唱会,明明设备那么简陋,天公还不作美,一直下雨,但是整个场面情感极其真挚、充沛,无论是友谊还是梦想的浓度和纯度,都可以说达到了近年来国产综艺之最。



观众也很给力,最后一集上线后大家疯狂五星好评,实属罕见。


我们也不妨回头想想他们是怎么做到低开高高高走的。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因为再就业男团的匮乏感深入人心,而实力又证明了他们的梦想所言不虚。


但是展现这一点的过程很难。前面说了,艺人呈现匮乏感的方式需要很微妙,一不小心就会被认为“卖惨”或者“攻击性太强”,从而丧失路人缘。


不过这对于再就业男团的几个人来说,却变得很容易。因为这几个人足够熟悉,关系足够好,所以很多匮乏感并不是自己说出来的,而是通过旁人调侃的方式被“揭老底”。


比如张远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搞笑担当,从来没在节目里抱怨自己怀才不遇,但是他在玩猜歌游戏的时候,一旦碰见自己的歌唱得格外认真,什么胸腔共鸣颤音全部上。这点小心思立刻被其他人看出来,然后被开玩笑说就这么点机会也揪着不放,你至于嘛。



张远当然是嘻嘻哈哈地自嘲一番糊弄过去,但是观众会在无形中得到一个信息——张远有一首还不错的歌,还有一个印象——他对待唱歌很认真,任何一点展示的机会也不愿意放过。



妙的是,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从其他好朋友的调侃中无意中跑出来的,甚至当事人都没当回事,还要强行挽尊一下。


更典型的例子,当属海边跳舞的那个晚上。陆虎在大家唱到兴头上的时候,“强行”安利了一首自己朋友郭一凡的歌,说希望能给自己这个才华横溢的朋友多一点曝光的机会。


不久后,节目就贡献了“苏醒落泪”以及“王栎鑫看到苏醒哭了激动到打滚”的名场面。


苏醒是十分傲娇、拒绝自怜的性格,他特别擅长自嘲,也擅长化解沉重的气氛。但那次苏醒不仅哭了,还哭得真情实感,几乎是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袒露心声。



那是节目中最动情的高光时刻之一,而之后王栎鑫打滚更是让这群男人的友谊变得复杂而生动。


其实,按道理来说,陆虎不太应该在节目上推荐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的作品,娱乐圈还是比较忌讳这种借花献佛的便宜买卖的。


但他们身上那些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东西化解了这些忌讳,让这个举动变得格外真诚。


比如陆虎和张远打个篮球,还要给自己心理暗示,投中了就代表今年有大活,捕鱼捕上来一堆小鱼小虾,就会很沮丧,因为这可能暗示着今年全是碎活甚至根本没活;去剧组客串个路人甲,还会毕恭毕敬地给导演递上名片,向他热情推销自己可以做OST。


没有人明说,但匮乏感几乎是如影随形的。


更动人的是,我们常常会因为匮乏感去努力为自己获取些什么,少有人会在自己尚且窘迫的时候去帮一把更窘迫的人。


但是陆虎会。


因为他有强大的同理心,他会在客串的时候注意一个默默无名的群演的努力,自然也会在机会来临之际迫不及待地帮自己的朋友一把。



而苏醒被陆虎的善良感动,又让这群老友的真诚度再上一个level。



《快乐再出发》最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苏醒好几次在自嘲时点题,This is life。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所以像陆虎这种“不体面”甚至有点犯忌的行为也被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还能成为见证友谊的高光时刻。


是啊,只有真正能够懂他相信他的人,才不会以所谓的行业规则,而是以初衷是否善良去评判他的做法。


而这,大概是连扳手腕都要讲究面子上好看的《披哥》永远不能拥有的魅力吧。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