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为什么说你阅片无数,却还是不懂岛国动作片

南周知道 · 12月15日 · 2020年 · 112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文 | 柚木提香

因为AV,日本已经成为全世界电影的“色情之都”,其实它以前不是这样的。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其实你一直看不懂岛国动作片。

(《马赛克日本》剧照 / 图)

因为经济不景气,日本东京的证券交易员常末理市被公司裁员了。他回到农村老家万曜镇,曾经盛产花生的“落花生之城”。常末理市感到惊讶,昔日的乡村田园竟然进驻了一家巨型企业,公司大楼装修豪华、成千上万的员工穿梭忙碌,这繁荣的景象就像在东京一样。

猝不及防,常末理市发现了真相,这家企业,以及整个小镇的支柱产业都是——AV。

常末理市的中学老师和中学同学成了公司里的AV男优、AV女优,而乡里的老爷爷老奶奶,也受雇于这家公司,每天给这些爱情动作片一帧一帧地打上马赛克。

这是日剧《马赛克日本》故事的开篇。《马赛克日本》虚构了一个日本AV小镇的疯狂故事,但这部神剧在中国各大视频网站已经无法看到了。不过,这部剧在日本播放时,是“15禁”(15岁及以下观众不得观看)。

呵呵,年轻、单纯、幼稚了吧,相比日本AV三十多年来的现实故事,《马赛克日本》不过是个小清新。

小黄片遇上黑科技

因为AV,日本已经成为全世界电影的“色情之都”,其实它以前不是这样的。

1960年代以前,日本电影还很正常,更没出现AV这玩意。

直到1960年代,电视机在日本普及,于是日本人都窝在家里看电视了,去电影院的人数8年之内减少了三分之二。可想而知,当时的日本电影人有多崩溃……为了把观众重新勾回电影院,这帮垂死挣扎的电影人放了个大招——他们改拍电视上看不到的的东西,嗯,都是些很黄很暴力的电影。这帮电影人还为他们拍的小黄片取了个特别中二的名字:“粉红映画”……

通过拍小黄片,日本的大型电影公司纷纷起死回生。

这个时候,日本又出现了一个比电视机更厉害的黑科技——录像机。有了录像机,在家里想看啥就看啥,于是,日本电影人刚刚拽回电影院的观众,又宅在家里了……但是这次他们学聪明了,既然日本人喜欢看录像,那我们就不做电影,改做录像嘛。于是,这帮大电影公司抢在电视台之前,做了很多录像。没错,他们做的,又是小黄片……做成录像的小黄片,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AV!

在日本,录像机这东西,简直就是为AV而生的……最开始,日本做录像机的有两大公司,一家叫JVC,另一家是大名鼎鼎的索尼。索尼心眼实,老老实实卖它的录像机,没想到,人家JVC卖录像机的时候搞促销,买它的录像机,送小黄片!结果,索尼就这样败给了JVC,最终退出了录像机市场……

1970年代,日本AV又征服了第三个黑科技——摄像机(捂脸……),有了民用摄像机,日本的普通人也可以拍小黄片了。1990年代,“自拍”更是成为日本AV的主打风格。拍摄这种风格的AV只需要两个人,一个男的,同时干导演、摄影师和AV男优的活,一个女的,干AV女优的活。两个人,就能干完过去一个剧组干的活,还要大型电影公司干什么?于是,日本一下子冒出来许许多多AV个体户、小作坊。

人才济济的日本AV界创作力爆棚,一些AV作品甚至成了主流电影界的教科书。日本纪录片导演森达也,曾经拍摄过奥姆真理教的系列纪录片,这样一位牛人,谈起自己的“启蒙老师”,竟然说的是一部A片。日本电影学院科班出身的新锐纪录片导演松江哲明,更是在访谈节目里一口气数出了三位AV导演,说他们“直接影响”了自己的创作……

《马赛克日本》中两位男优扮演花生,正与扮演修女的女优拍AV。

(佐藤遥希领衔人气女优出席“夏日女神节”。IC photo/ 图 )

“爷爷”“奶奶”成日本AV演艺界新宠

说完了AV公司,下面说说AV女优。1980年代做AV女优的人呐,大多有个悲伤的故事。

那时候,日本泡沫经济的泡泡还没破,人们站着就能把钱给挣了,为什么还要躺着挣钱呢?当时“沦落”到拍A片的,有些是因为少女时期受过性心理创伤,从此有了自虐倾向;也有的是短期内需要大量的钱救急,走投无路给逼的。

由于拍A片的女演员不够,AV公司的“星探”得去大街上招人。这可是件苦差事,做过深入研究的日本学者藤木TDC估算,这些星探搭讪时,90%的女人理都不理他们,只有2%的女性愿意跟“星探”坐下来谈谈,最后,剩下大约0.2%的人会真的去拍A片。

进入1990年代,日本经济大萧条,AV行业却开始“逆增长”。

大约在1996年,日本全国出现了一种叫做“援助交际”的现象,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普通女性“卖春”……

“当女性知道能借由做爱轻松赚取金钱,前仆后继争相触犯出卖灵肉的禁忌后,自然也就会认为演A片是其中的选项之一。”拍了近30年A片的溜池五郎导演回忆,从那时起,来他那里拍A片的女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这些女性几乎都有一份正式职业,其中许多人是护士。拍A片对她们来说,只是一项“兼职”。AV导演溜池五郎推算,全日本的现役AV女优大约有两千人。不过这两千人可不是雷打不动的,相反,其中80%的AV女优都干不满一年,就会退出AV界,重新做一个“普通人”。同时,每年又有差不多数量的日本女人趟进这个行业,成为AV新人(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算一算,做过AV女优的人数还是挺吓人的……)

从高校走出来的AV女优也越来越多。二三十年前,高学历的AV女优还是极少数。1989年,短期大学学生青木冴子出演AV,片商连她这样的学历都拿来当话题炒作。如今,四年制大学毕业的AV女优“俯拾皆是”,还有来自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的学霸女优……

两千个AV女优里面,只有不到100人会成为“佼佼者”。她们的片子特别卖座,被片商们抢着要,于是辞掉原来的“正职”工作,专心拍AV挣钱。

AV男优的情况和AV女优差不多。1980年代的AV男优,离婚欠债的比比皆是。每次拍完片子领到钱,他们就拿去挥霍,真正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如今的AV男优,通常都有家有口,在生活中,他们是别人的丈夫和父亲,在片场,他们像普通人上班一样,尽职尽责地完成手头的工作。

演AV的人多了,看AV的人怎么会少。根据日本媒体统计,1993年,日本高中生看过AV的高达77%……

那几年,日本一家时尚杂志社搞过一个问卷调查,让广大读者评选“好女人”。最后上榜的,除了女歌星、女影视演员,还有AV女优黑木香。比黑木香更火的AV女优,叫饭岛爱,她不仅拍AV,还上电视,在电视上不仅参加深夜成人情趣节目,还参加了很多大众化的综艺节目,观众包括家庭妇女和小盆友……饭岛爱成了大众明星,她的AV销量也蹭蹭往上涨。当时,好几位AV女优学着饭岛爱也去上电视,结果,她们的AV销量也蹭蹭蹭地往上涨……

近年来,“爷爷”“奶奶”成了AV演艺界的新宠。超过50岁“高龄”的AV男优和AV女优逐年增多。这是因为,如今日本A片的主要消费者是中老年人。一位日本周刊编辑认为,由于经济不景气,这些中老年人没钱玩那些高消费的娱乐项目,只好待在家里,跟自己的老伴过家家。“奶奶”女优与这些“爷爷”消费者年纪相仿,当然受欢迎。

(女优波多野结衣。IC photo/ 图)

AV寒冬

日本人曾经每年拍3000多部A片,产值过千亿日元(数据来自AV研究者一剑浣春秋),如今,这个行业的冬天来了。

在“黄金时代”,日本AV的音像出租店超过两万家,据日本媒体报道,当时日本平均每天新开一家AV音像店。日本AV产业大佬佐藤太治感叹,开AV音像店太好赚了。佐藤以前做过各行各业的生意,自称失败过20次。他做过加油站和卡拉OK,开业时需要大量的设备投资和人工费,而且毛利率很低。而AV音像店不需要什么设备投入,有一台收款机和有几排陈列架,雇一个店员就可以开张了,而且,店面的选址和外观完全不影响客流量。

当时日本AV产业兵强马壮,著名AV导演村西彻曾经在他的公司里大放厥词,宣称要成立一个政党,参加次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

1990年代后半期,在克林顿总统的民主党政权下,美国放宽了对色情片的限制,录像带的零售、卫星和有线电视的成人频道都膨胀起来,出现巨大的色情片缺口。东方风格的日本AV从此东渡太平洋,畅销美国。

转变发生在2000年左右,电脑普及后,各种免费下载AV的网站纷纷涌现,过去的AV消费者纷纷变成“伸手党”……这一回,日本AV从业者没能搞定黑科技,尽管他们想出了网络付费下载、过气AV打折销售等等办法,AV产业还是受到重创。他们只能在日益萎缩的市场里辛苦打拼。

如今,日本AV导演溜池五郎常常怀念2000年以前的工作状态。那时,拍片的时间总是很充裕。拍摄过程中,为了防止女优露出疲态,他还会适时安排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如今,为了节省成本,AV剧组在摄影棚拍片时,必须在当天晚上十点前把全部工作搞定,准时收工。如果超过时间,就会多出一天的预算,没人承担得起。在这种情况下,AV女优再苦再累,也得打起精神,继续工作……

(《马赛克日本》剧照/ 图)

暧昧的“淫秽罪”

至今,AV在日本仍然处于“合法”与“违法”之间的灰色地带。

日本刑法第175条规定:“颁布、贩卖或者是公开陈列淫秽的书籍、图画之类的物品,处以2年以下的刑罚或者是250万日元以下的罚金。持有这些物品并且有贩卖的目的,做出同样的惩罚。”

然而,对于何为“淫秽”,日本司法系统从来没有给出过明确的界定。“这就是说,所谓的‘淫秽罪’是以法官的个人意志为依据的。”日本学者藤木TDC说。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AV从业者想出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应对方法——主动给AV中的关键部位打上马赛克。AV业界还出现了“日本VIDEO伦理协会”等审查机构,专门检查打码的部位和程度。对于这些经过“伦理协会”自我审查过的A片,执法部门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这不等于A片就是合法的。合不合法的解释权仍然掌握在执法部门手里。2006年,日本VIDEO伦理协会稍稍放宽自己的审查标准,很快就遭到警方搜查。藤木TDC分析,警方是为了防止标准放宽后,导致色情产品逐步走向解禁,“因为色情的解禁,无疑会使他们失去一个弄权的机会。”

日本法律与AV产业形成了一种暧昧又默契的关系。早在1980年代,AV“星探”已经开始上街与女性搭讪,诱导女性参与拍摄AV作品。然而直到2008年,东京都才修改《迷惑行为防止条例》,禁止任何人向一般女性搭讪,也不准AV星探在大街上“猎艳”。禁令一出,星探们的确从东京街头销声匿迹了,那是因为,他们把工作转移到网上,通过网络发布招聘广告。

从此,来拍A片的女性反而由此扩展到日本全国。有些AV女优平时在自己老家安静地生活,需要拍片时每个月抽出一个礼拜的时间到东京,在这期间密集赶拍。日本AV导演溜池五郎发现,这类女优在2010年以后明显增多。

日本执法部门对AV的“淫秽罪”态度暧昧,为现实生活中的淫秽犯罪提供土壤。1988年8月,连续杀害幼女的嫌疑人宫崎勤被捕。警方在他的房间里搜出了5800盒录像带,其中许多是成人录像。二十年后的2008年,据《中国新闻》估算,兵库县2008年9月检举、逮捕的强制猥亵嫌犯人数高达79人,按照县内15岁以上64岁以下男性人口等比例计算,每四万八千人就会有一个强制猥亵嫌犯。

默许AV的日本,艾滋病新感染率高得惊人,早在2004年,就已经达到非洲国家水平。近年来,非洲国家的艾滋病新感染率在不断下降,而日本,则默默成为全世界发达国家中唯一一个自1993年以来艾滋病例持续上升的国家。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