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朱小伟离婚9个月后二婚:才知道精明的不是陈亚男,而是大衣哥

星八娱乐圈 · 9月19日 · 2022年 · 17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现在的娱乐圈,讲究的是资源和人脉,数不尽的星二代顶着光环入圈,靠着父辈们的庇荫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

至于没有背景的人,休想在娱乐圈冒头。

可有这么一个人,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普通话都讲不利索的他靠着歌喉硬生生在娱乐圈杀出一条血路。

那就是大衣哥朱之文。

那一年的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军大衣,戴着旧到起球的毛线帽子,拿着话筒拘谨地介绍着自己。

所有人都不屑一顾,想不通这样的人为何来参加比赛。

直到他开嗓唱歌,让在场的评委眼睛一亮,给了他一等奖。

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民,就这样成了大明星。

对于淳朴的农民而言,他真的能接住这泼天富贵吗?

01

1969年出生的他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农民之家,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供他上学。

可在朱之文11岁那年,他的父亲不幸离世。

失去了顶梁柱的朱家,一下陷入了极度困难的境地。

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朱之文辍学了,拿起了锄头开始耕地。

他之后的人生就像普通的农家汉子一样,靠着辛勤的劳作来攒钱,娶了个不美、没文化,却同样勤劳的妻子。

朱之文与普通农民唯一不同的就是,他喜欢唱歌。

劳作得累了,旁人都会躺在田埂上休息,看看天、看看金黄的麦穗,享受这来之不易的闲暇时光。

而这个时候的朱之文总是会高歌一曲,清亮的歌声洗去了一身的疲倦。

对于那时朱之文而言,唱歌只为愉悦自己。

一曲唱罢,他又要拿起锄头,为了生计劳作着。

至于“当歌手”?

他从来没有考虑过。

直到某次和工友一起吃饭,大家起哄着让朱之文唱歌。

朱之文也大方,吊着嗓子就开腔了。

没唱几句,工友们就齐齐喝彩,问他:“你水平这么高,为什么不去比赛。”

朱之文一听这话连连摆手:“我还比什么赛,就唱着玩玩。再说去比赛耽搁我一天工作,还得倒搭一笔路费,有什么好的。”

朱之文嘴上是这么说,可“比赛”两个字深深烙在了朱之文的心里。

当晚回家,他就在电视上看到了《我是大明星》的比赛,拨通了主办方的电话。

得知比赛还有两天的时间,朱之文当下就决定参赛。

第二日天没亮,他就裹上大衣冒着风雪去往比赛地点。

一到场地,朱之文就看到了一群人聚在报名点,每个人都穿得光鲜亮丽,带着专业的音乐设备,衬得披着破旧军大衣的他格格不入。

朱之文心里犯怵,觉得自己跟这些专业人士完全没得比,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

但想到自己千里迢迢过来,风餐露宿遭了不少罪,朱之文咬咬牙报了名。

总不能白来一趟,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于是他大着胆子报了名,踏上了舞台,没想到却被告知“上台得穿着得体”。

朱之文不由低头看自己的军大衣,想不明白“不得体”在哪里。

别人劝朱之文去买套演出服,他摸了摸兜,苦笑着说不出话。

家中刚过完年,只剩下一百来块钱,临出门时朱之文全揣在兜里了。

没想到光是过来的路费,就花了五十元,剩下的五十是他回去的路费。

彼时的朱之文,根本掏不出多余的钱购买所谓的演出服。

于是,朱之文说:“你看我这样行不行,行就让我上,不行拉倒。”

对方看了看他,犹豫半晌最终点了头。

就这样,朱之文拿下了人生的第一个歌唱比赛的一等奖。

首次成功让朱之文大受鼓舞,尔后的几年,哪有歌唱比赛哪就有朱之文的身影。

慢慢的,朱之文闯出了一点小名气,开始有人邀请他去婚礼上唱歌,唱四五首歌能拿五十块,赶上了朱之文一天劳作的收入。

“唱歌真赚钱啊!”

这是朱之文最开始的想法。

02

朱之文淳朴的歌声打动了无数人,让他名气暴涨,一路唱到了春晚的舞台上。

看着身后疯狂的粉丝和银行户头不停增长的数字,朱之文第一次感受到名与利。

不过他没有被意外走红砸懵脑袋,他清醒地知道着自己因何而红,“唱歌”才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本事。

于是他趁着自己名气顶峰之际,拜了金铁霖蒋大为等知名艺术家的门下。

朱之文知道自己是野路子出身,纵然天赋再高,也比不上正统歌手,故此“潜心学习”是极其必要的。

在学习的同时,朱之文还不停地回馈社会。

他给村里面修路,帮助每一个村民,带动家乡的经济发展。

他听说四川一个小姑娘得了白血病,毫不犹豫拍卖了自己标志性的“大衣”。

“大衣哥”加上“白血病”的噱头,“大衣”拍卖了五十一万八千。

朱之文自己都吓了一跳,心想怎么会有人用这么多钱买一件破大衣呢?

除了拍卖募得的善款,朱之文还自己掏了十万块给患病的小姑娘。

这么多钱撒出去,朱之文还是有些心痛的。

可一想到受到病痛折磨的小姑娘,他咬咬牙还是捐了。

但没想到的是,朱之文忍着肉痛的“仗义之举”,却被人说成“沽名钓誉”。

如果说成为明星,注定要饱受舆论的,外界的议论声听听就罢了,可身边人的质疑让朱之文痛苦万分。

成名之后朱之文赚了不少,为了感谢昔年乡亲们对自己的支持和照顾,他自掏腰包给村子里修了一条路。

刚开始的时候,受益的村民们千恩万谢,对于朱之文的“发达”感到庆幸又羡慕。

可日子久了,这份“羡慕”成了红眼病。

无数相熟的、不相熟的“亲朋好友”找上门,这个说小孩读书缺钱,那个说老人生病要钱,都求朱之文慷慨解囊,不然一家人将走入绝路。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这笔钱朱之文只能掏,一年就借出去将近一百万。

借钱的时候,大家都规规矩矩写下借条,拍着胸脯说过两个月就还。

可等到要还的时候,没人提起这茬,见了借条也是装傻充楞。

借出去的钱,朱之文硬是一分钱都没要回来。

朱之文不是冤大头,再有人来借钱便坚定地拒绝。

没借到钱的人心生不满,便对着记者采访的话筒,说出了“朱之文没给村里做一点好事”这样的话。

这让朱之文相当寒心,他发达后给村里修路、借钱给村民,从不吝惜钱财,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03

当然,对于朱之文来说,“走红”带来的好处比他因此受到的伤害要多得多。

朱之文不再需要每日辛苦劳作,一天到晚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他的生活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忙碌,到处跑行程。

朱之文整日不着家,妻子难免担心,都说男人有钱会变坏,她害怕朱之文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了眼,抛弃糟糠之妻。

最令妻子没有安全感的是,朱之文赚得盆满钵满,但所有的钱都被他自己紧紧攥着。

当然朱之文也会给老婆一些钱,但这都是家用,比起他赚到的,可谓是九牛一毛。

又加上不少好事者在妻子耳边说:“你小心他外面有人啊。”

这些因素叠在一起,让妻子的心里充满着不安,几十年没打扮过的她买了一堆化妆品,开始描眉涂眼,以求“悦己者容”。

但落在朱之文的眼里,却觉得妻子是在“惺惺作态”,觉得对方不化妆比化妆要好看。

不怪朱之文如此说,妻子的脸他已经看了十几年,骤然变化反而会让他不习惯。

感受到妻子的不安后,朱之文只要外出工作就会给她打电话,一天最少打两个。

当然,也会有不懂事的女人贴上来,对朱之文暗送秋波,他却从未动过心。

因为朱之文知道,这些前赴后继涌上来的女人,看中的是他身上的名和利,一旦沾染,自己就会坠入地狱。

对于这一点,朱之文看得比谁还清楚,故此对每一个投怀送抱的女人,他都敬而远之。

成名不易,朱之文很珍惜自己的羽毛。

他时刻洁身自好,不只有对妻子的责任,也有害怕人生崩塌的恐惧。

如果小鲜肉们能够懂这个道理,就不会落得封杀的下场。

但就算朱之文如此谨小慎微、小心行事,依旧难逃“被离婚”的命运。

朱之文成名后不久,就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称朱之文已经和发妻离婚了。

一开始朱之文还纳闷这事是如何传出来的,后来他才想明白。

世间薄幸郎太多,数不胜数的男人发达之后抛弃糟糠妻,旁人自然认为朱之文会抛弃妻子,毕竟彼时的两人差得太远了,朱之文的名气无疑有更好的选择。

有这样想法的人多了,这谣言也就传出来了。

可不管外界如何传,朱之文的心都未曾动摇过。

他永远记得在穷苦的日子里,他因为牙疼日夜难眠,妻子心疼他剪了留了好几年的乌黑长发,换了一笔钱为他治疗牙齿。

这份付出与真情,让朱之文此生都不敢辜负发妻。

04

除了老婆,朱之文最重视的人便是儿子朱小伟了。

以前没有条件,让儿子胡闹了一整个童年。

彼时有钱了,朱之文自然要好好抓一抓儿子的教育。

可不管朱之文话多少钱、出多少力,都架不住儿子自己不争气。

才念到初中,朱小伟就辍学了。

按照世俗的标准,没文化、没样貌的朱小伟很难找到对象,可他有个有钱有名的爹。

烂桃花们敲不开朱之文的心,就打起了朱小伟的主意。

19岁的朱小伟在农村的习俗中,已然是大人要开始议亲了。

这个时候,年长朱小伟三岁的陈亚男出现在了小伟的生命中。

两个年轻人在短暂的相处后,相恋了。

陈亚男长相尚可,在一家医护当护士,家境也很不错。

若朱小伟不是朱之文的儿子,以他的自身条件,无论如何都够不上陈亚男的脚后跟。

可陈亚男偏偏就看上了朱小伟,还要跟他结婚。

要知道彼时的朱小伟只有19岁未达到法定年龄,也就是说陈亚男跟朱小伟在一起是没有夫妻之名的。

当陈亚男和朱小伟举行婚礼的时候,外人尽皆鼓掌叫好,感慨爱情的伟大。

可众人的唏嘘声还没落下,陈亚男就拉着婆家搞起了直播。

在整场直播中,陈亚男兴高采烈的和观众们互动,同场出境的朱小伟却略显拘谨,不时重复老婆的话。

看得出来朱小伟很紧张,一直都在竭力配合老婆。

一开始,陈亚男只是让朱小伟露面,后来又邀请了朱之文本人出场。

比起在舞台中的肆意歌唱,朱之文不太适应直播的氛围。

可碍于儿媳妇的面子,朱之文不好拒绝,硬着头皮和观众互动。

蹭着朱家父子的名气,陈亚男自己的账号累积了不少粉丝。

与此同时,陈亚男开始在账号总发布短视频,内容大多与朱家有关,就连朱之文妻子也被她拉着出镜。

朱之文的妻子鲜少出镜,网友对她的印象太多来自于朱之文对她的描述中,无数网友对她充满着好奇。

彼时陈亚男拉着婆婆出镜,又是一大波热度。

一波波操作下来,籍籍无名的陈亚男成了当时炙手可热的一线主播,靠着带货赚得盆满钵满。

她本来是一家医院的小护士,能混到这个地步,着实是厉害。

明眼人都知道,陈亚男之所以能成功,百分之八十都靠朱之文。

可她却说:“我赚得的钱都是我自己的,没有找公公婆婆要过一分钱。”

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引起了轩然大波。

即使朱之文真未在经济上给陈亚男直接提供帮助,可他的名气给陈亚男带来了巨大的利益。

试问一下,若陈亚男不是朱之文儿媳,如果朱之文没有出现在陈亚男的直播间,陈亚男都够得到多少关注呢?

但从陈亚男这番发言中可以窥见,她对朱家的态度远没有她说得那样尊重。

很快,坊间传出了各种各样的传言,说陈亚男和朱小伟离婚了。

与此同时,网友发现时常陪着陈亚男直播的朱小伟,逐渐在直播间失去了踪影。

对此,陈亚男只是说:“小伟跟着爸爸学习去了。”

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05

婚变之说并未因陈亚男的回应而平息,闹到了朱之文的面前。

对此朱之文只是一句:“我的手机坏了,根本没听到消息。”

儿媳和儿子的家事,朱之文的确不太方便发表言论。

可若没有婚变,他应该大大方方否认,如此含糊其辞的态度,无疑坐实了两人的婚变。

婚变一说愈演愈烈,陈亚男遭到了无数的谩骂,毕竟她的行为难逃“白眼狼”三个字。

无奈之下,陈亚男在社交平台发布长文,祈求朱之文为自己出面正名。

文字姿态很低,但颇有几分“道德绑架”的意味。

很快,一个顶着“大衣哥公司董事”的账号冒了出来,发布了“七问陈亚男”的文章。

文章洋洋洒洒几千字,指责陈亚男常住娘家、不孝顺公婆,还背着朱家私自开直播、开公司,对朱家纯属利用。

随后朱小伟发布了声明,同样是在指责陈亚男,称这场婚姻开始就是一场阴谋。

朱小伟与陈亚男是通过媒人介绍相识,仅相识五个月就被陈家催婚。

根据农村习俗,朱之文给了陈家五百万彩礼,还给小俩口建了新房子,为了结婚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钱。

为了让儿子幸福,再多的钱朱之文也愿意掏。

令朱家父子没想到的是,花了这么多钱娶了个菩萨回来。

陈亚男不愿意与朱小伟亲近,还整日住在娘家,就连过节和两老生日,陈亚男都不愿意回朱家。

朱小伟质疑陈亚男嫁给自己的唯一目的,就是踩着自家开直播。

举行完婚礼的第三天,陈亚男就开始直播,迅速吸粉后直接辞职全职直播。

朱小伟和陈亚男之所以会闹到离婚的境地,也是陈亚男毫无底线的炒作,伤害到了朱小伟和朱家两老的心。

朱小伟这篇声明一发,简直是把陈亚男架在火上烤,声誉跌到了低谷。

只要陈亚男一开直播,就会有无数网友跑去直播间谩骂她。

在舆论的冲击下,陈亚男发布道歉声明,称与朱小伟离婚,会归还所有的彩礼。

这件闹剧以陈亚男声名狼藉告终,如今只要她开直播,评论区总有无数污言秽语。

看着一边倒的舆论,她从最开始的眼眶泛红,到如今的面不改色。

而朱之文父子呢?

朱小伟又娶了新的老婆,比陈亚男更美丽、更温柔、更大方。

他的人生早已摆脱了前一段失败的婚姻,走向了下一个幸福。

至于朱之文,在这场闹剧中,他是发声最少的人。

一会是助理发声、一会是儿子发声,他偶尔接受采访谈起此事,也只是一脸无辜的说:“我不清楚,祝她心想事成。”

他好像说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这也是朱之文最聪明的地方,当舆论走向不明确的时候不胡乱发声,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来不痛不痒的说两句。

任凭外界舆论翻涌,朱之文依旧是那个“淳朴的大衣哥”,他的“羽毛”永远是干净的。

朱之文草根出身,从农民一跃成为大明星,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自己的名声。

这么多年来,他小心翼翼的在娱乐圈行走着,不近女色、积极捐款、帮助穷人。

外界对朱之文的评论就是“好人”,纵使历经儿子的离婚风波,他依旧是个“好人”。

纵使所有人都惹得一身骚,陈亚男成了白眼狼,朱小伟成了没担当只会啃老的男人,而朱之文依旧是“清清白白的大衣哥”。

只能说姜还是老的辣,陈亚男输得不冤枉。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