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他拽着黄家驹从舞台坠落,黄家驹抱憾身亡,他却风光30年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1993年之前,当人们听到《海阔天空》这一首励志的歌曲时,往往会想起舞台上那四位热血的摇滚青年,被他们的青春活力和无惧无畏感染的心潮澎湃。

而1993年之后乃至现在,当人们再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总会有一部分人会黯然神伤,眼含着泪水随着音乐一起哼唱。

这样的场景往往会让另一部分没有这种感觉而只是享受着优美音乐的人们不明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后,当这部分人通过网络等渠道去发现背后的故事时他们就会发现,原来曾经在香港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有一位出生草根却有着过人天赋的天才摇滚乐手,在他好不容易通过自己的努力功成名就之时,却猝不及防的陨落在了异国他乡,只留下那一首首传唱至今的经典作品。

浅说黄家驹

他并不是什么名门之后,家里也没什么音乐界的人物,甚至在他拿起吉他之前,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只是扬声器前的一个普通听众。

要说条件,一家七口蜗居在香港九龙深水埗一处不足30平米的房子里,和那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音乐人根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或许那时候的黄家驹还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听众,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光辉岁月会和摇滚乐牢牢地缠在了一起。

中学毕业后,和当时大多数的香港青年一样,黄家驹尝试过很多不同的职业,甚至还去跑过保险。但是,这样庸庸碌碌的生活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家强、家驹

一天,17岁的黄家驹回家的时候,在楼梯间看到一把黑色的破木吉他静静地躺在角落无人问津。回想起曾经在姐姐的party上还有电视上听到过的那些激情四射的摇滚音乐应该就是拨弄这些金属丝线而迸发出来的吧。

可是,它为什么会被落在这里,乐器不该是音乐人的宝贝吗?

他突然回想起这两天邻居那动静很大,好像是在搬家,那这么说来这把吉他出现在这里也就说得通了,它应该是遭人嫌弃所以被遗弃了吧。于是黄家驹便把它捡回了家里,成为了他的第一件乐器。

命运的钥匙

这一天起,黄家驹的命运就悄悄地发生了改变。他不再是回到家里就想着怎么去打发时间,从熟悉到熟练的弹奏吉他让他觉得时间是如此的宝贵,怎么也不够用。

家里那点小小的空间随着他技术的精进也变得渐渐无法压制住他的音符。

是的,他的音乐向往自由,他要冲破束缚,他需要更大的舞台去展现自己,他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摇滚乐手。

所以,他走出了家门,家里已不再是唯一能听到他弹吉他的地方。他会和自己的小伙伴们跑去band房一起练歌,也会在一些小型的私人party上一展才华。

虽然黄家驹此时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音乐梦想,但是毕竟他不是什么专业院校毕业,乐理知识方面也是随心而动,在专业的人面前,他自然就会被套上业余的帽子。

但是不管怎么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黄家驹都不曾放弃过自己的梦想。他当然也会低头,但他低头那是为了更加努力精进自己技术,用自学成才来回应那些所谓“专业”的质疑。

用“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来形容黄家驹并不贴切,“百炼成钢”才是他人生最好的写照。当然,和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组成了“Beyond”也是他成功的必要条件。

Beyond出世

黄家驹痴迷的是摇滚乐,那对于只有两只手的人类来说他已经有了吉他,其他乐器自然不能兼顾。而组成摇滚乐队,负责节奏打击的鼓手和负责低音的贝斯手那是缺一不可。

好在朋友听说黄家驹想要自己组建乐队,便给他介绍了一位鼓手,也就是唯一见证了Beyond乐队兴衰的叶世荣

两人志趣相投一拍即合,便又拉上了两个玩音乐的好友,一个是初代主音吉他手邓炜谦,还有一个则是贝斯手李荣潮,组成了最早的Beyond。

实际上,他们组成乐队最初的目的是去参加83年《吉他》杂志举办的“山叶吉他比赛”,这临时抱佛脚的组合一开始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想好。最后在邓炜谦的提议下黄家驹才最后拍板定下了Beyond这个名字。

好在虽然是临时的组合,但各自的才能都还算在线,最后也顺利拿到了比赛的冠军,打响了Beyond成立的第一炮。

只是黄家驹没想到好不容易凑齐的黄金阵容,才刚刚施展拳脚拿了一个冠军,同年年底就差点散伙了。

主音吉他手和贝斯手因为音乐理念和风格的不同相继离队,黄家驹只好把亲弟弟黄家强从别的乐队拉来当了贝斯手,又另找了主音吉他手续命。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其他的位置算是稳定下来了,可主音吉他手却是年年都在换。连人员都无法稳定,可想而知Beyond的前途在那时候无疑是一片迷茫。就连他们 第一次自费筹办的演唱会,都面临着主音吉他手突然离队去美国的窘境。

若不是叶世荣请来帮忙设计海报的朋友曾学过弹吉他,这三缺一的局面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办。

最后演唱会在这位友人的救场下顺利完成,尽管最后还亏了6000块,但总算从业余乐队跻身进了办过演唱会的专业行列,同年年底便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份合约,签在了陈健添的经纪公司Kinn’s旗下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那位救场的义士也留了下来成为了Beyond的正是成员,他就是阿Paul,主音吉他手黄贯中。

至此,我们所熟知的Beyond才终于拼凑成了完全体,接下来便是慢慢创造属于他们的光辉岁月了。

创造经典

那个年代的摇滚,那是西方传来的舶来品,是一堆字母在激荡的节奏下的呐喊。台上唱的也不管台下听的到底听没听懂他唱的是什么,只管一个劲的吼,带着观众使劲的摇。

事实证明,音乐的确有感染性,只要节奏到位,歌词是什么那都不叫事儿,听的人跟着节奏动起来那便是一首成功的摇滚。

但是,这样的摇滚在中国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上是没有灵魂的,它完全忽略了我们丰富的语言给音乐赋予的感情。而打破这个局面的人正是那个没学过正统音乐,完全自学成才的黄家驹。

从无声的纯音乐、洋摇滚,到用粤语创作的摇滚乐,黄家驹开创了华语摇滚的新天地,用一句句我们都听得懂的语言诠释着他的音乐,他的人生和他的不屈不挠。

在他看来乐队的风格不该是一个定式,如果所有的作品都是吵吵闹闹的,那观众们也迟早会进入审美疲劳,乐队的活力便会遇到瓶颈。

而乐队更不能是以他一人为中心,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舞台,乐队才能健康的发展。所以,他为每个成员都写过曲子,而且每一首都是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

他给弟弟黄家强创作的《冷雨夜》,说起来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本来这首慢摇和他们当时的风格并不是很搭,可弟弟黄家强偏偏对它情有独钟。

也赶巧黄家强为了自己的摇滚事业,不得已舍弃了爱情和女朋友分手了。黄家驹便让家强自己填词自己唱。

失意的搭配却无意间成就了经典,《冷雨夜》配上家强的贝斯,一下子就有了画面感,强力推荐91年演唱会的版本,其中还有黄家强的贝斯Solo,掷地有声的告诉世人贝斯绝不只是配角。

队龄最长的,号称亚洲鼓王的叶世荣,虽然在四人Beyond时期很少拿起麦克风吼两嗓子,但黄家驹也为其写了首慢摇《完全的拥有》并让其自己填词演唱,在91演唱会时叶世荣也走出了他的架子鼓领域,抒情的唱了这首家驹留给他的唯一一首歌曲。

同样是黄家驹谱曲的《大地》,在主音吉他手黄贯中的倾情演绎下,父子无奈被分隔两地,相见无言却眼含泪光的场面令人感慨不已。

而作品的背后更谕示着被迫分割的台湾和大陆海峡两岸,期盼着能早日团聚的愿景,同样也是感念香港这个离家近百年的游子即将回到祖国的怀抱。

遗憾的是这一天黄家驹没有能够看到。

充满预言的终曲

《海阔天空》是一首很特别的歌,正如开篇时提到的,不一样的人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而只有了解黄家驹故事的人才会对歌曲中那一句句预言般的歌词有着特别的感触。

93年5月,歌曲发售的时候,Beyond也已在日本摸爬滚打了两年。或许有人会不解,在香港好好的,人气也水涨船高,为什么要去日本发展呢。

其实答案在《海阔天空》的词中便有提及。

多少次 迎着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名气有了,钱也赚到了,但是这几个大男孩并不是真的快乐。他们真正想要的是和自己最爱的音乐一起被大家接受,而不是作为一名偶像、演员或者综艺咖。

回看那时候的香港乐坛,情歌遍地,还被翻唱的欧美和日本歌曲占据了半壁江山。这对于他们这样注重原创,写实,抒发家国情怀和散播正能量的组合来说就像一个周围充满着异类,或者说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异类的牢笼。

巧就巧在这个时候日本方面的经纪公司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黄家驹便顺势带着团队一起去了当时亚洲的音乐中心——日本发展。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那他们在日本真的自由了么?

在黄家驹的眼中,香港只有娱乐界,并没有他想闯荡的音乐界。但是,这情况在日本也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对艺人的消费,日本有过之而无不及。

稍微在网上搜索一下日本的整人综艺你就会明白,在中国的艺人是多么的幸福。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1993年6月24日,一档富士电视台的真人闯关节目,真的让这个大男孩跌倒了,而且他再也没能醒过来。

当时,在台内的演播厅里,节目组搭了一个三米高的矩形游戏场景,中间是个蓄水池,上面有一条非常灵活的滚筒桥供闯关的明星们挑战。

四周的站台宽度不足两米,且仅仅只有几块薄如蝉翼的背景板提供着形同虚设的安全保障。

由于前面的明星相继落水,掀起的水花打湿了站台的地面,陆陆续续的有人滑倒冲击着背景板。

终于,在日本节目主持人内村光良不慎滑倒的时候,背景板的紧固件已不堪重负,随着人体的再一次冲击崩塌了。

内村光良身边站的正是黄家驹,而此时还在关注着眼前其他艺人闯关的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只失去平衡的手正伸向他,即将把他拖入沉眠的深渊。

一声巨响之后,内村光良扶着自己的腰部痛苦的呻吟着,由于事先他带着头盔,且是臀部先着地,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黄家驹呢?没有人给他发头盔,也没有人提醒他要注意安全,他的坠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甚至连调整姿势的反应时间都没有就一头栽在了地上,瞬间陷入了深度昏迷。

一旁的弟弟黄家强发现二哥坠落之后,丢了魂似的跑到家驹身旁,伏在哥哥的耳边自言自语着,或许他是在说:“哥,没事的,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医生马上来了。”

可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便是大脑,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坚硬的颅骨来保护着它。3米高,而且是头先着地,那几乎已经是给家驹判了死刑。

虽然嘉禾公司火速派人去南斯拉夫请之前给成龙治过伤的两位脑科圣手前来救命,可当时南斯拉夫正在打仗,两位医生一个被招入军中,军方不放人,一位杳无音讯不知所踪。

即便是两人都来了,面对这么重的脑损伤,估计也是无力回天的。就这样一颗冉冉升起的摇滚新星,怀揣着走向世界的音乐梦想,在自己以为能拥抱自由的异乡陨落了。

那句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就仿佛是他最后和粉丝们的道别。

他真的是太累了,最后那个综艺录制的时间是凌晨1点。

他真的是太累了,那些赶不完的通告和录不完的综艺,不停压榨着他留给音乐的时间和生命。

他真的是太累了,或许他是真的需要休息,所以他在日本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的抢救室里躺了六天都不愿醒来,最后干脆永远的沉睡了过去。

《海阔天空》这首他最后的专辑中的歌曲,仿佛一早便预示了他的结局。

歌曲的高潮部分,是他短暂人生中从未改变的梦想:

仍然自由自我 永远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虽然他自己已经无法再去完成他的梦想,但是他留给世人们的那些作品,却让无数人心甘情愿的背负起了这个梦想走遍千里。

这其中就有一位海南的朋友自发的带着Beyond的音乐满世界的传唱。当他走到了日本这个家驹粉丝们的伤心地时,形单影只的想用日文版的《海阔天空》去唤醒日本人记忆中的家驹时,却无意间引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听众。

而女听众被这美妙的旋律和歌词勾起思乡之情时竟然从她嘴里蹦出了粤语版的海《阔天空》。

气氛一下子从知音难求转变为了他乡遇故知,海南的朋友亦是用粤语和女听众一起合唱了起来,眼泪不经意间湿润了他们的眼睛,可能那便是来自故乡的声音吧。

同样的情景随处可见,就像广州体育学院的男寝室就曾出现过,站满阳台的大男孩们不约而同的齐声合唱着这首《海阔天空》。

有些人不在了,但丝毫没有影响他给人们带来的精彩,只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了,没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选择去一起传唱。

但是经典的哪怕是再过百年,只要是有华人的地方听到这熟悉的音乐,说不定就会有知音会随着你哼唱。

病态的日娱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内村光良终究是导致黄家驹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原因之一。尽管法律上没有让他承担这个责任,但黄家驹的粉丝们、Beyond的粉丝们此生都恐难原谅他。

内村

如今他依然活跃在日本的娱乐圈,而且还算是个资深的老前辈。而他主持的节目可能大家都无意间在一些视频网站都看到过。

那便是黄家驹和他的小伙伴们最痛恨的和音乐无关的业余工作,那些纯粹取悦观众的综艺节目,那些以整蛊艺人为卖点的整人节目。

而内村光良便是那个主持着日本的年番节目《整人大赏》的,坐在主持人C位,看尽了日本艺人们被整蛊囧态的笑脸大叔。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图片[1]|1993年,他拽着黄家驹从舞台坠落,黄家驹抱憾身亡,他却风光30年|宅男部落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