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名利与德行之间的抉择,谦儿大爷还是没能坚守初心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郭德纲于谦,本就不是一路人。

一个扮红脸,神来杀神,佛来挡佛,一路斗争,肩负相声界的兴衰荣辱,谁的面子都不给。

一个唱白脸,不谈世俗,不说名利,不稀罕股份,德云社有什么大事儿都躲的远远的。

很难想象,远离娱乐圈、相声圈乃至德云社。

于谦这个不染尘埃的“顽主”在2022年的最后两天,成为了被法院“点名通报”老赖公司的投资者。

在“名利”这个字眼上,摔了一个大跟头。

身处旋涡,难以独善其身。

这场名利和德行之间的抉择,谦儿大爷还是没能坚守初心。

01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1月17日。

墨客行影业(北京)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也就是咱们俗称的“老赖”。

这个成立于2019年,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的公司,被通告为老赖的理由不仅是欠债不还。

通报理由为:失信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

这里的法定代表人虽然只写了赵仁鹏一个人,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里应该被称之为法定代表人的应该还有一个于谦。

这个被强制执行1360万元的公司里,于谦持股10%。

感情一向“不染尘埃”的谦大爷也不是真的视金钱如粪土,也会因为一二百万的金额耍“赖皮”。

再仔细一调查,嚯,因“钱”耍混账登报这事儿,谦儿大爷也不是第一次干。

众所周知,郭德纲的搭档于谦除了说相声以外,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养小动物。

郭德纲也不止一次地在舞台上说过,于谦在北京大兴有个60亩地的动物园,叫“天精地华宠物乐园”。

这个宠物乐园里面都是于谦老师养的小动物,个个都倾注了于谦老师的“心血”。

也就是这个宠物乐园,2021年翻车了。

媒体报道,于谦老师的北京天精地华养殖有限公司,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北京市大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德高望重”的人设差点没了。

说到这儿,咱们很明确需要明确一个中心思想:于谦到底缺钱吗?

作为一名优秀的捧哏,于谦老受欺负,又怂又蔫儿尽遭郭德纲的埋汰。

时间久了,不少人潜意识里都觉得,这个烫着花卷有点囊肿的中年男人,就是个窝囊废。

在他们眼中,在德云社里,郭德纲才应该是最有钱的。

可其实生活中的于谦,不仅不是窝囊废,还是一个令郭德纲都羡慕的“隐形富豪”。

谦大爷以前有档节目叫《大谦世界》,在节目里讲了盖板、食罐、钩子。

每一样都是精品,说得是随便也值个小二十万的。

郭德纲在鲁豫节目里说过这样一段话:

“于谦可比我有钱,我还没辙的时候,于老师就在北京趁了十几套房,你别管多大一套吧,他反正趁了十几套,到后来他饭店开得也早,包括他开那个马场,养那个小矮马,观赏的马,他养了17匹。

“那是很贵的马,全是从美国还是从哪进口的。”

后来于谦在许戈辉的节目里也曾说过:“马场仅维护费这一项,每年就得一百多万,小钱儿”

02

谦儿大爷的底气,很明显不来源于德云社。

谦大爷在德云社没有股份,他只拿自己的工资和商演那份儿。

这两样加起来,都不够大爷买匹马的钱。

和早期3进北京城,被挤兑得毫无立足之地的老郭不一样。

于谦这小子,生在了罗马。

拜老郭所赐,于谦在台上有一个著名的爸爸,叫王老爷子。

王老爷子有时候是恭亲王府gay公公之子,有时候是满清最后一位骟人,有时候是京城八大铁帽子王之绿帽子王,有时候是“北京第一剑(贱)人”,有时候是“天下第一瓢(嫖)客”。

于谦的底气,就得从他爸爸说起。

于谦爸爸的爸爸是陕西名士,学贯中西,张口就能来两句费尔巴哈哲学思想,算个高官儿。

于谦的爸爸虽然不是个官儿,但大港油田的高级工程师,母亲是石化专家,俩人先后进入克拉玛依、华北、大港等油田工作,是集实践、理论于一身的地质学专家。

多有能耐大家伙儿自行体会。

家族是名门望族,书香门第,爸妈是享有专家称号的国之栋梁,于谦是真的不差钱。

父母因为工作原因,常年需要离京,年少的于谦,被丢给了姥姥与五个姨照顾。

这阵容把谦大爷给宠成了没边儿。

大多数人童年遭遇的是驯化,于谦遭遇的是玩儿。

喜欢玩儿鸟,几个姨姥姥折腾出来一间大屋子,专门给他喂鸟。

喜欢逛花鸟鱼市场,只要谦大爷看上的东西,就不存在买不到。

喜欢钓鱼,姥姥转好几个市场帮他买鱼线,有没有钓鱼天赋不重要,但家伙事儿一定得称手。

后来迷上相声,全家总动员帮他找个靠谱师傅,在相声逐渐没落的时期,名师随便挑。

挑中了,人家又开始演小品,拍话剧,拍电影,拍广告,当场务

编辑部的故事》中的街头警察,《京华烟云》里的管家,《北平往事》里的伦德昌,《笑笑茶楼》里的冒牌经理……

什么活儿,谦大爷都能掺和一脚。

不差钱,不仅是谦儿大爷的底气,也是郭德纲非于谦不可的原因之一。

03

于谦老师很早的时候说:以前都放弃相声了,后来跟郭先生合作,可谓高山流水觅知音,突然觉得,行,相声还能好。

如果郭德纲不说相声了,那么我也就不说了,没意思了。

只要他不主动说让我走,就永远不离开。

郭德纲,圈里有名的不好相处,跟很多人同处一室一整天也可以没有半点言语。

相比于德云社的领头羊,他更像是孤傲的狼王,心气不顺的时候能内涵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包括自己的老婆,儿子。

从2000年与于谦相识相知,郭德纲这么胡搅蛮缠的人却从来没有跟于谦闹过任何矛盾。

郭德纲说:20周年,小半辈子都搭在你身上了。

于谦说:20周年,与有荣焉,你我当如此。

虽然认了郭德纲的一部分土地当干儿子,但谦大爷和德云社的关系,并不存在任何契约和血脉联系。

德云社有了更多的“角儿”,郭德纲的家族和他的爱徒们甭管闹出什么风雨,于谦依旧稳居“三不管”地带。

2010年,郭德纲和于谦10周年之际,曹云金因对利益分配不满大闹未央宫。

虽然当时的场景,后来咱们并没有从郭德纲和于谦嘴中听到过多赘述,但面对这件事,于谦和郭德纲两人在立场上泾渭分明。

“我要测人心。”郭德纲对人性充满猜疑。

内部整改,一纸法律合约,将家族生意转变成为了企业管理,对外,他也采取了激烈抵抗。

老郭对外宣称,要为被指控殴打北京台记者的李鹤彪举办“智斗歹徒民族英雄相声专场”,和北京电视台的关系彻底决裂。

一向自侃周到的于谦明面上没多说一句话,还暗搓搓地搞了个公司当后路。

自此开始,于谦不止一次在镜头前表示:“我就是德云社一小演员,我为什么要拿股份?郭德纲是领导,我是演员。

于谦清楚自己的定位,保持初心,从不抬高自己,把自己当普通演员看待。

这时候谦儿大爷的底气,就显得尤为重要。

不是郭德纲不和于谦闹矛盾,是于谦不和郭德纲争。

他从2000年开始入伙德云社,本就不是为了钱,他没道理跟郭德纲因为“名利”这种俗事儿争执。

04

嘴嗨一时爽,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于谦真的就不在乎名利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如果你看过于谦的《玩儿》这本书,你就知道所谓的“视金钱如粪土”的回答有多么的不靠谱了。

谦大爷就算出身再好,也不是腰缠万贯,堆金镶玉,年轻时因为不务正业他也穷过很长一段时间。

“2000年刚刚组建家庭的我,名义上挣着400块钱工资,实际上扣完请假,迟到的罚款,我每个月才能拿到一块二,跟媳妇想要孩子又唉声叹气,先甭要孩子了,先得想想晚上吃什么,这日子实在没办法过。”

结婚前,于谦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结婚后可不得得着急上火吗?

那时候的谦大爷除了玩,还每天都在想法儿挣钱。

司仪,钟点工,每天往返于各剧组和家之间,有点儿休息时间还要出去吃饭,喝酒,拉关系,通路子。就这样我连踢带打,磕磕绊绊,才算是饥一顿饱一顿地把生活维持了一个基本稳定。——于谦

是的,于谦也是2000年进了德云社之后,才跟着老郭一起发家致富。

证明了自己,实现财富自由之后,于谦并不靠德云社挣钱,人家的产业和投资遍地开花。

人脉遍布好几个圈,除了上面的影视圈,还有摇滚圈、古玩圈,甚至还有个商界大佬圈。

都有谁呢?柳传志俞敏洪马云……这个时候他和郭德纲的想法又不一样了。

“我不喜欢,看不惯的东西就丢开手,不管,不看不过人。”——于谦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的呢?

应该是从岳云鹏的爆火开始。

05

“我怎么让一个做保安的成为一个相声演员,这是有规律的。”

岳云鹏成为郭德纲在2010年力捧的对象,他将这个捧红的过程进行格式化拆分,让“捧红”变得可控和有迹可循,而其中奥秘,只有郭德纲自己能掌握。

岳云鹏、张云雷的接连爆红,让郭德纲从何、曹出走中恢复了元气,同时对相声这门传统行业的定位和塑造也不同了。

2019年封箱,德云社演员齐聚,表演前献给张云雷的花篮赶上了清明节的规模,超出其他演员(包括郭德纲)的总和。

新修家谱里,张云雷在云字科当中,迁升为大师兄,替代了何云伟闫云达两位历任大师兄。

典型的中国式生存哲学开始上演。

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秦霄贤

德云社继张云雷之后,唯一一个有偶像资质的新生代就是秦霄贤,进入德云社七年,拜师郭德纲一年。

秦霄贤能和德云的顶流们一起参加综艺,这本身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特权。

尽管他的相声水平还差得太多,但场场演出一票难求,德云女孩可以瞬间把他包围。

面对传统手艺和粉丝经济,郭德纲显出一副模棱两可的中立,郭德纲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相声要讲究传统,但在新一代的偶像演员出现时,他显得欲拒还休。

这方面呢,于谦的立场鲜明多了。

《十三邀》中,喝了些酒的于谦愤愤不平:

现在的粉丝文化,听得可能也不是相声,看的是颜值了,你像我们这种还有活路没有?你但凡出一皱纹、但凡你今儿没化妆,(粉丝)扭脸就不理你了。

毕竟那个便捷,使用这种手段,马上就能见效,你要是踏踏实实砸基本功,你得砸多少年?

《幸福三重奏》中,他长吁短叹:

在德云社的团综里才初次接触秦霄贤,还有好些孩子都叫不上名字。

我也不知道人家这么火,早知道我给他磕一个啊。

50多岁的于谦在新生代流量的影响下,陷入了初心和现实的挣扎。

自此之后,很明显能感觉到谦大爷的“离开”。

除了开箱,封箱,团综这些大场面,谦大爷几乎再也没有和老郭有过交心的时候。

2021年7月14日,于谦在某社交平台上发文称:

50多岁了,换个工作,有可能吗?

评论区十分热闹,有网友猜测于谦这是想当逗哏了?更有网友猜测:是不是郭德纲又打人了?

但很快菀儿明白,这哪是要换工作啊,这分明是要声东击西,给自己的作品锦上添花啊。

于是7月22日,于谦的相声剧依然美丽》上映,借着换工作疑似吵架这事,谦大爷省了大几十万的真金白银宣传费。

或许从这个时候开始,在舞台上关系无比紧密的两人,人生开始渐行渐远。

在“商圈”,于谦混的如鱼得水,逐渐失去了初心,郭德纲沉迷于造星,而于谦,执着于“捞金”。

参加了众多影片,成了某知名品牌的代言人,照片堪比时尚大片。

多年前调侃别人不干正事的谦儿大爷,也终于断了根儿。

2021年的马场翻车,2023年被法院通告并“执行”,在北京有60亩地的隐形富豪,现在怎么就成欠钱不还的“老赖”了?

23年了,“离开”郭德纲的谦大爷,也算是被打回了圆形。

之所以误入歧途,理由并不难理解。

近几年,随着中国电影的崛起,电影出品方把电影份额做成理财产品进行对外融资,或将单一合同拆分成份额进行众筹式投资。

这是最简单,也最容易出效果的“捞金”手法。

在于谦监制、主演的电影《老师好》里,吴京特意去客串了一个体育老师。

而且还不只是吴京,冲着于谦的面子,去《老师好》客串的还有许多大腕。

据统计光一句台词的演员,就有12个。

电影《老师好》首映上,作为于谦的好友,柳传志专门去捧场。

电影有多好看,倒是真不见得。

但这部电影确实让谦大爷赚了个盆满钵满,所以既是投资,又是出品兼演员的谦大爷所属公司有钱不还,就更让人难以理解。

有偿还能力还不还,你到底想干嘛?

结语

影视投资这块“大蛋糕”诱人,世人皆知。

但因为这块蛋糕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就不值当了。

具体是于谦揣着明白当糊涂,还是公司其他高层自己的行为,我们不得而知。

但2022年最后2天于谦整出这一出,确确实实是把自己的口碑毁了大半。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图片[1]|这场名利与德行之间的抉择,谦儿大爷还是没能坚守初心|宅男部落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