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骂到他退出娱乐圈,谁高兴了

毒舌电影 · 3月2日 · 2021年 · 37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这是谁?

满屏的弹幕已经盖住人脸。

仔细辨认。

“资本家”“996福报”“打工人”“全世界无产者”……

明明前几年,你们还异口同声地叫人家马爸爸:

△2017年《功守道》

风向是从什么时候转变的呢?

今天,“内卷”从一个学术用语,变成了人人都挂在嘴边的网络流行词;“资本”,是遇到一切不满,都可以归咎的对象。

而更早的迹象,可能是——有一种国产节目销声匿迹。

在那里。

企业家仍然乐于袒露,渴望沟通。

大众与企业家之间,也还没有形成黑暗森林的猜疑链,可以平静而好奇地互相对视。

回看过去的种种“死亡发言”,才会无比感慨——当时只道是寻常。

春节档的一部《刺杀小说家》。

除了怼到眼球上的特效,你应该还不难发现电影背后的隐喻——用一款终极App打包全社会的总裁。

主宰世界,没有人能够违抗的赤发鬼。

这是一种恐惧的投射,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被来自顶层、看不见的力量所操纵。

所以,凡人们一面顺从森严的规则,一面又怀着隐秘的欲望——弑神。

但一度,我们的电视上“神”并不隐身,“神”与“凡人”也未必以不对称的关系出现。

央视有档古早的节目叫《对话》。

以公开处刑和把名人架在火上烤著称,在20年前请来了蛰伏3年,负债2.5亿的巨人科技老总史玉柱

本以为只是上个节目聊聊天,他没想到,整期节目竟然成了“史玉柱创业失败批判大会”。

各式人物轮流给他创业指导,比如有人指责他看书太窄。

有人说他性格有问题,人性里有弱点。

这小哥更狠,diss史玉柱决策不科学,给他推荐书,分析了“巨人”二字的贪婪,还建议他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

最后,还有人问他幸不幸福。

面对这一系列灵魂叩问,史玉柱只能面部僵硬地笑嘻嘻。

被问到作何感想时,他只能无奈地说句——不说了吧。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尴尬。

这种尴尬的背后,是民意与舆论监督的分量,将高高在上拉回到地面。

一旦没有了这种与公共人物有礼有节的叫板。

剩下的,要么是“叫爸爸”的集体跪服,要么是咒骂“吸血资本家”的无能狂怒。

这两极的态度。

谁能说不是同一种心理的表现?

如今内娱选秀盛行。

然而大众心态已经厌倦,并认定:这些批量化生产的脸蛋和肉体,都不过是背后资本的博弈。

但过去,资本在哪里?

资本就冲锋在舞(丢)台(人)的第一线啊。

2011年张朝阳上《天天向上》,自称音准很好的他,主动要求唱5首歌。

在天天兄弟团的劝解下,他最终献唱一首张韶涵的《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唱得怎么样?

调子也就比这慢摇的舞姿更飘忽一点吧。

他曾在《鲁豫有约》中声称自己有跳舞天赋。

骨子里,张总原来有着舞者的灵魂。

按捺不住才华的张总不仅上别人的节目跳。

他邀请了各式明星来自己的搜狐直播,而且还不忘跟他们劲歌热(尬)舞一番。

伊能静、钟丽缇、刘敏涛她们,都近距离看过张总曼妙的舞姿。

张朝阳显然给中国企业家们做了榜样,越来越多企业家也要闯出自己的一片演艺之路。

王健林年会献唱《一无所有》。

马云和李健合唱《传奇》。

有句话说得好。

不会唱跳的CEO,不是好的慈善家。

集大成者,是2006年开播的《波士堂》。

唐骏每次来,都像是一个急于在亲戚面前展示兴趣班才艺的孩子,不是唱歌,就是吹萨克斯。

步步高老总段永平还在节目里深情献唱。

跳舞、朗诵、武术、魔术……应有尽有。

以至于你经常忘了,这不是曲苑杂坛,是一档聊生意经的节目。

Slogan:商道即人道,财经也人文。

别说这不比八卦来劲。

好多大实话,今天你想听也没地方听了。

邀请过国内外各式企业大咖,像王石、王健林、董明珠、张朝阳等boss都曾做客过节目。

连维珍(Virgin)品牌的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也来过。

《波士堂》区别于当年正儿八经的财经采访节目,它的脱口秀形式让节目少了些门槛,多了些轻松。

比如主持人采访当时还在金山的雷军,大学生活都在干什么。

他义正言辞地回答:一定要打扑克。

打扑克说明和周围人关系处得好,有领导能力。

采访万达老总王健林企业里最怕谁时。

他说,我是老大,我怕谁啊。

怕只怕家里的……

儿子。

无论在节目中,他们说的有多少是实情,有多少是话术。

起码他们仍然愿意说。

能够被记录下来,便于我们日后学习借鉴……或者打脸。

这样一种企业家和大众能够轻松相对的氛围。

正在成为被我们淡忘的往事。

十年前,《狼图腾》风靡。

“狼性企业文化”,还是一个充满豪情壮志的褒义词,许多人觉得在这样的文化中,自己是吃肉的狼,而不是被吃的羊。

十年前,成功学仍然没有被祛魅。

年轻人最热衷的,还不是见招拆招的反鸡汤。

十年后,消解权威的火线,已经蔓延到企业家头上。

又或者说,成功人士,已经成了唯一被允许消解的权威。

他们发现自己说的话对青年没有了布道效果。

反而变得动辄得咎。

你永远猜不到,哪一句话第二天就会成为“经典语录”。

王健林:

“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

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

马云

“我对钱没有兴趣”

刘强东:

“我这个人脸盲

就是说根本分不清楚谁漂亮不漂亮 说实话

我跟她在一起 不是因为她漂亮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漂不漂亮”

他们对社会做过什么贡献没人记得,但他们说过什么暴论,则怎么也忘不掉。

老板与打工人的内在张力,被这种娱乐化的方式消解了。

回顾一下去年至今。

疫情震荡,经济下滑,史上最难的求职季,考研考公人数暴增。

激化矛盾的事件层出不穷:蛋壳暴雷,拼多多辞退匿名发帖员工,讨薪无门的外卖小哥……

一边是年轻人的生活空间和发展机会在收缩。

一边企业家们仍然在用充满竞争意识的成功学,合理化忍耐与认命学。

不禁再一次让大家感慨,这年头打工人真是太难了。

可是。

劳资矛盾难道不是一直都有吗,为什么大家现在才把积压已久的愤愤不平集中爆发?

企业家试图要在公关上修复这层关系。

但恰恰,这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时代倾斜的方向。

昨日抛头露面的舞台已是危墙,自然也就无人立于其下。

你不再想了解我,我不再想倾听你。

谁还会记得。

谁是谁的同路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海边的卡夫卡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