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

《巨人》第四季11集:关于仇恨的矛盾螺旋

元气少女喵 · 3月11日 · 2021年 · · · 187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写在前边

在这篇文章刚刚动笔的时候,是和我姐刚吃完饭回到家,想起之前在中国传媒大学参加的一次《大圣归来》的分享,田晓鹏说起自己在做大圣归来的时候,最难的地方在于文戏,原话大概是说“武戏主要是画手和分镜要出彩,因为有很多技术很好的动画师擅长画武戏,而文戏需要的是扎扎实实的台本功底,如何让用户在几句对白之中就感受到强大的张力,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对于这个见解的理解,在巨人最近的几话文戏中可见一斑。

矛盾螺旋

总的来说,进击的巨人的第四季前几场的武戏酣畅淋漓,无论是超大型巨人还是艾伦与战锤巨人的打斗,每个人的不同表情反馈,表现了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矛盾反转。

描绘战争的惨痛场面,和那场巨人第一季的莱纳踢破城墙的剧情如出一辙。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两个完全对称的海报,一个海报描绘的是小时候的艾伦看着高墙,另一个海报描绘的则是长大后的莱纳同样在望着高墙,高墙的对面有什么呢?这是艺术性的留白。

对于这一篇文章的标题,我很想叫他“矛盾螺旋”,这四个字来源于在《空之境界》的第五章的标题,战争就是这样的一个矛盾螺旋。

矛盾代表的是仇恨的链条本身是矛盾的,螺旋则更加加剧了这种混沌性,仇恨很容易上升为群体对群体的仇恨,就像海贼王的鱼人岛中提到的虚无的仇恨,如果是用具象化的文字来形容,可能像是一个DNA的螺旋结构,这样的一个结构是非对称性的,同时每一个碱基的仇恨对象就像是滚筒洗衣机那样,把仇恨洒向了360度的四周,从而让仇恨得以复制和传播。

我觉得巨人是反战主题的。

战争以煽动群体性的思潮,鼓励所有人对所有人的合法剥夺。造成的仇恨的锁链却是非对称的,A伤害了B,而B对敌人的C又发起了合法的伤害与剥夺,这种仇恨的锁链是无法自洽的,也是非对称性的,所以无法通过某个个体进行彻彻底底的仇恨链条的溯源。

文戏:于无声处听惊雷

在大概看到巨人第四季的第11集和第12集,当初在看漫画的时候觉得这段非常惊艳,直到动画组将其表现为更加「于无声处听惊雷」的文戏对白。

– 这座岛上的人对世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必须要认清到罪恶才能走上赎罪的道路

– 但是这和大家失去父母有关系吗?

– 当然有,无论怎样行善,都逃不出这种罪恶

– 在马莱是这么教的吗?

– 这是世间公认的历史

在第四季中,将故事的背景从帕拉迪岛引到整个世界之后,巨人这部作品就包含了更多的现实意义,之前的故事结构更像是人类与巨人的战争,是英雄的史诗。在后续的政变篇中,在帕拉迪岛内部上演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皮克西斯司令当时的问题问到“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是巨人还是人类?”的时候,谏山创借他人之口将这个故事的核心矛盾抛了出来。

– 米亚,本,告诉我妈妈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让她遭到那样的报应,然后以那种悲惨的命运惨死?

– 因为几千年来,你们都在持续虐杀全世界的人,夺走了其他国家的文化,强迫他们生下孩子,杀死了无数人,这是世间公认的历史

– 几千年?可是妈妈就住在这里,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也没有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

– 你们的祖先罪孽过于深重

– 那活在现在的我们又有什么罪呢

– 不久前,蹂躏了我所在的街道

– 母亲在四年前就去世了,所以这个罪不是母亲的

– 都说了,是你们的祖先蹂躏了全世界的人(没有道理,所以重新给自己思想枷锁)

– 太奇怪了,这为什么是母亲惨死的理由呢?

战争是政客的游戏,也是两个群体之间隔着落下的铁幕在相互敌视,不同大陆的两个群体的人类在完全不相互了解的前提下,知晓对方的存在,制定各式各样的战略。

于是同时体验过两个群体的人出现了,像莱纳和阿妮,贝尔托特,在现在的这个事件点的是法尔科和贾碧。他们也正在体验一遍莱纳所经历过的“恶魔”,其实哪有什么恶魔,在恶魔的表象上生存的是普普通通过日子的普通人,尽管他们之中有坏人,但更多的人是好人,都与世无争并且与人为善的生活着。

仇恨也可以有休止符,是难得一见的属于人类的同理心

人类的本性是想要生存下去,但人类和大多生灵不同的是拥有同理心,因为彼此是同一个物种,能够理解被子弹击中的人的痛楚,无论他是己方还是敌方的人,这是人类的自尊和骄傲。

– 萨沙:死亡对她来讲是一件快乐的事儿,因为脱离了链条,她是唯一的链条的休止符。也暗示了这是悲剧的本质,终止了仇恨连锁的人反而要奉献自己的生命

– 大姐姐救了我,所以我要把这份爱传递下去

作者巧妙的设置了仇恨的循环,以及与此同时设置了仇恨的休止符。萨沙的死是剧情需要,贾碧作为“体验者”,被一方的势力彻底洗脑后,登上了空艇,用枪击杀了萨沙。另一方面,贾碧被恶魔们绑起来限制了自由,没有和小孩子真正置气,因为本质上是善良的,所以调查兵团的人们不想看到更多的地狱,希望能够尽量减少伤亡,但这种想法,是难以说服自己的。罪孽不在于人数,而是0和大于0的区别,阿尔敏在说出“这就是你看到的景象”么的时候,他的内心也在痛苦和挣扎。

一些零零碎碎的QA

Q:思想的争端是不同思潮和人群的划分是怎样的

A:在知道海那边还有人类,而且人类会对帕拉迪岛有如此的仇视思想之后,在大陆的两端都分别有两类思潮,因为的确有两种道路可以选择。

在帕拉迪岛的这边,分为主张使用地鸣作为威胁条件,并愿意推举艾伦成为主席的艾尔迪亚复权派和主张和平解决问题争端,让世界逐渐了解帕拉迪岛的温和派。

Q:反映了哪些的矛盾,并且是莫比乌斯环一样的矛盾?

A:战争的本质上是少数人对少数人的意见之争,尽管大多数人会参与,但绝大多数人都是被打上了思想钢印,去机械的执行罢了。无论在岛屿的这边还是那边,无论是在哪个群体内,都会有意见完全不同的人,结成两派力量。即使被叫做恶魔

Q:有什么解法吗?

艾伦: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既不希望希斯特利亚做出牺牲,又不希望坐以待毙。靠忍让和示好,是否能够迎来和平呢?这条道路没有走过,阿尔敏是这条道路的选择者,但是由于艾伦的肆意妄为,这条道路被彻底的关上了大门。鸣人和自来也的梦想,希望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的世界,恐怕在三次元里真的很难到来。让佐助去理解都已经花了这么这么久,那其他人真的有可能相互理解吗?

我觉得,这个问题也不是完全没有解法,许许多多的文学家选择了在小众的群体中表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群体本身就是更具同理心的,作为热度作品,谏山创利用自己的作品来传递心声,未尝不是一种效率更高并且受众更广的做法。虽然我们的确不指望依靠一两部作品就能带给世界改变,但作家的确用自己的笔,迈出了改变世界的一步。

Q:每个人的是正确的吗?是合理的吗?

– 贾碧杀害了萨沙,是合理的,因为调查兵团毁灭了她所在的艾尔迪亚人收容区,她由于仇恨和所受到的教育,理所当然的会认为所有对方的人都是恶魔。

– 莱纳,在自己的同伴被无垢巨人吃掉之后,仍然强行推进任务的完成,因为自己的人生太过于需要荣誉,去成为荣誉马来人,去带给自己的母亲和家族荣耀。他的进攻过程中摧毁了艾伦的家,并杀害了艾伦的生母,是合理的,因为他想要建功立业。

– 艾伦,在自己的母亲被巨人吃掉,想要扫除世界上所有的巨人,想要帮助尤妮尔从这个无限的轮回里逃脱,想要保护希斯特利亚和三笠,想要保护好帕拉迪岛,想要终结初代王思想的不战契约,想要再进击一步,选择了毁灭世界再进行重建。他的行动是合理的,但不一定是正确的,所谓合理,指的是可以预期,可以被理解,但不代表会赞同这么做。

Q:布劳斯农场中存在哪些真实?

A:大家都是由于那场战争成为了孤儿,所以农场里的孤儿们都会共同生活,在有爱的场所里重新舔舐伤口。农场里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甚至会关心“米亚”是否遇到了很伤心的事儿。

Q:艾伦为什么会笑?

A:拥有未来的记忆的艾伦,他尽管看过全部的剧本,但是并没有细节到萨沙的死亡,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决定会让萨沙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死亡

Q:致2000年后的你,三笠为什么要哭?

A:因为她梦到了自己亲手杀掉了艾伦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