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一谈恋爱就炸,这节目被她盘活

看电影杂志 · 8月1日 · 2022年 · 16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暑假来了,成年人的生活更苦了。

不仅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守在电视机前嘻嘻哈哈,工作之余连像样的快乐代餐都不好找。

《怎么办!脱口秀专场》六月份上线,被嘲无聊。

直到第三期婚恋专场,把话筒交给几位女性嘉宾,直接炸场。

倪虹洁,拿自己开涮完全没在怕。

她讲刚出道时因为拍了内衣广告,只能接性感的角色。

好不容易等来了《武林外传》,还被观众投诉:

“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快乐。”


整期看下来,只会觉得这些女嘉宾太太太会了。

玩得起,豁得开。

从自身体验出发,有梗又言之有物。

这不就是我想要的那种快乐?

爱情实话,不要太灵

看过倪虹洁在[爱情神话]中的表现,谁不想夸一句“灵啊灵啊”。

她饰演的格洛瑞亚性感可爱还带点傻气,得不到爱只会落寞三秒钟。

因为拥有中年女性最求之不得的底气——

“有钱有闲,老公失踪”。


但在脱口秀舞台上,倪虹洁讲的全是现实生活中的大实话——

没钱没闲,还要帮老公分担债务。


倪虹洁有过一段懵懵懂懂开始的婚姻,丈夫大她七岁,救她于水深火热的寄居生活,看起来可堪依靠。

婚后不久,丈夫的大男子主义性格暴露。

想把她豢养在家做清闲太太,同时迫切地用事业成功证明自己。

结果热豆腐没吃上,还要不断填窟窿。

倪虹洁先前已经拿出了全部身家,又被丈夫拉着四处贷款。

银行职员基本都看过她演的《武林外传》,二话不说给她签单。

可是单子越签越多,窟窿却越来越大。

丈夫开始妄想在牌桌碰运气,哪怕在倪虹洁生下孩子后,仍然不知收敛。

有一天倪虹洁终于忍不住,趁着他的妹妹妹夫在场,问他到底欠了多少钱。


要面子的丈夫被彻底激怒,回家后堵着厕所门冲她吼:

“过不了就离婚吧。”

倪虹洁先是震惊和心酸,而后感到一丝庆幸:

“也许可以重新开始生活了。”

她的离婚礼物是一条银行短信,告诉她前夫欠了一千万。

于是她成了失信人,常常拍了一天戏收工回家,再应付家门口的追债人。

倪虹洁调侃说那是她一生中被最多人追的时候:

“那可都是二十多岁的壮小伙子,天天堵我家门口,一堵就不走,还总是要我给一个承诺。”


“被人追”的日子漫长,却成为倪虹洁重要的事业积累期。

近十年的婚姻不可说,倒意外提供了些表演灵感。

在饰演一个被分手的角色时,导演要求倪虹洁哭出来。

她觉得不必:

“像我这种年纪,情绪更应该是可笑和无奈。这种情况不是每个女人都会哭哭啼啼的。”


国产剧里的中年女性形象刻板得很,不是“缺爱的女强人”,就是“话多的母亲”。

所以[爱情神话]的格洛瑞亚,更像是对倪虹洁的馈赠。

让她在祝无双后重新被看见,也让她的八卦开始有人关心。

“已离婚,有孩子,热恋中。”

没想过隐瞒的倪虹洁,也就这样大大方方地公布了。

“以前总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但我现在自己就挺靠得住的,所以找了个真心对我好的男朋友。”


她的男友是之前合作过的执行导演,最拮据的时候手里只有9千块钱,知道她去兰州拍戏,给她买了3千块的冲锋衣。

倪虹洁感动之余不忘吐槽:

“舍得给你花钱的男人,一般都不会太有钱。”

重新定义「girls help girls」

擅长说实话的还有易轶,一名离婚律师。

这个特殊职业让她总在见证婚姻中最不体面的时刻。

比如原本恩爱的夫妻在法庭撕破脸,连最后的一卷卫生纸也要分一分。


但易轶选择在舞台上讲述这种不体面时刻的「girls help girls」。

她前后代理过两个女性,跟同一个男人离婚。

第二任妻子来找她,是前妻推荐的。

易轶说这就是「girls help girls, twice」。

“有些人是不适合某段婚姻,有些人就不适合婚姻。”

也许只是段子,但难得打破了前任-现任这种传统的雌竞语境。


从业时间久了,易轶发现男女的离婚诉求明显不同。

男性喜欢要公司股权,女性要的是孩子抚养权。

身为母亲,她非常能体会女性在其中的无奈和拉扯。

翻一翻易轶的采访,不难发现她的职业生涯有许多的「girls help girls」时刻。

有的时刻伴随着内心的煎熬。


易轶曾经为一个强势的男方当事人代理离婚。

在对孩子抚养权的争议上,男方一直在控制孩子,而女方的诉求很合理。

易轶打心眼里觉得,孩子跟着母亲能获得更好的成长。

但律师的职业道德要求她必须维护当事人的权益。

法院最终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了男方,房子也给了男方。

但是男方不服,想继续上诉把车子也争取过来。

易轶拒绝了再次为他代理。


后来她把“坚持最大限度地为女性争取她们应有的权益”写进事务所章程。

她会为了女性,代理没什么胜算的案子。

有一个被判决离婚,仍然残存希望的女方当事人,找到易轶代理二审。

法官告诉易轶,在法庭上可以强烈地感受到男方对女方的厌恶。

“就像一个蟑螂一样,想摆脱这件事。”

厌恶是一种比恨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情感。

易轶还是接下了这个案子:

“我说服不了她,就让她走一条可以真的死心的道路。”


回到脱口秀舞台,杨笠和杨蒙恩的漫才表演,也有奇妙的「girls help girls」发挥。

“伴娘”杨笠要求“新郎”杨蒙恩“说出十次出轨的经历”。

而后又要求他说出“新娘”十次出轨的经历。

“没有的事,你让我回答什么?”

“他不知道,培钰(新娘)。你下次和我说,你就说跟我在一块。”


这个完全倒转了性别的场景,又新鲜又有意思。

毕竟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见多了男性的哥们帮忙隐瞒出轨。

很少人会设想,女性出轨了闺蜜也是可以帮忙隐瞒的。

黄阿丽在脱口秀中讲过,社会对男女出轨的双标。

金钱、权力、社会地位带给男性出轨的权利,但女性不管再有钱有权有势都不能出轨,更不要妄想能获得宽恕。


所以黄阿丽说我们女性不仅想要“男女平等的报酬”,还想要“男女平等的快乐”

“既要家庭,又要事业,还要炮友。”

“伴娘”杨笠的「girls help girls」就很妙。

在受害者语境再常见不过的一句话,完全交由女性主导。

最起码在脱口秀的世界里,女性拥有这样的叙事自由。

「随处可见」蒋胜男

但是蒋胜男偏不信邪,她坚持在现实世界中发出女性的声音。

这一切的源头也许是她的名字。

蒋胜男的妈妈是职业女性,在生下两个女儿后生下了她。

身边有人为蒋胜男不是男孩遗憾,妈妈很生气,给她取名“胜男”。

蒋胜男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但慢慢她发现,这些小说几乎都由男性书写。

里面的女性角色对男主角不是辅助,就是耽误。

只有灭绝师太拥有自己的门派。


既然没有更多元的女性视角,那就自己来。

她写《芈月传》,给芈月安排了三个男性辅助。

温柔体贴的黄歇、唯我独尊的秦王、狂野奔放的义渠君

最后芈月没有成为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妻子,而是做了大秦宣太后

“小女孩才做选择,大女主全都不要。”

后来蒋胜男又去做了人大代表,站在女性的处境提出许多实实在在的提案。


“提高性同意年龄。”

“删除离婚冷静期。”

“推进法定婚检。”

“提高拐卖妇女儿童罪的起刑点。”

“延长男性带薪陪产假。”

生活经验丰富的蒋胜男,把男性看得很透。

她提出“延长男性带薪陪产假”的本意,其实是减少女性的职场歧视。

男女双方虽然都支持,但关注重点不一样。

“女性看到了陪产,男性看到了放假。”

所以她友善地提醒男性朋友们:

“照顾婴儿的时候,人会特别地想上班。”


蒋胜男吐槽休陪产假的爸爸,可能要花14天半的时间打游戏冷静,然后才能接受现实帮忙带孩子。

“闹了半天,他就带了半天。”

男人们为了偷懒,真的有够诡计多端。

很多人说蒋胜男是珍贵的女性声音,但蒋胜男宁愿自己是普通的。

“珍贵是因为稀少,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我尽快地变得不珍贵。”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女性都是蒋胜男,从出生开始就必须为自己争取点什么。

比如,一个“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的祝福。

来到这个世界后,女性常常作为受害者,安放在被动的句子里。

可是即便是受害者,也有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它被选择性忽略了。

可以同情,可以怜悯,但不可以反客为主,更不可以冒犯男性世界的秩序。

这是没有道理的。


借用马尔克斯的书名,“活着为了讲述”。

这个世界需要更多女性的声音,也需要女性站在不同的角色身份、职业、岗位发出自己的声音。

不管这个角色身份是否符合社会期待,不管这个职业的性别比例是不是失衡,不管这个岗位是否手握权力,都要发声。

不用讲什么大道理,就讲大实话,从真实的生命体验来的大实话。

这是每个来到世界的蒋胜男,都可以做到的事情。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