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8位“天才童星”现状,多人大起大落,两人锒铛入狱,命运差距大

愈姑娘 · 8月10日 · 2022年 · 37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从影视行业兴起以来,就涌现出了不少天才童星。

这些童星不仅形象佳,而且有着与生俱来的镜头感,在荧屏上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影视圈欣欣向荣的时代,他们都曾名利双收,成为一代人的偶像。

但是大部分童星都逃不过一个命运,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失去灵气,最后泯然众人。

回顾演艺圈8位“天才童星”现状,令人唏嘘,多人大起大落,两人锒铛入狱,命运差距大。

第一位:纪宝如|《夕阳山外山》《万里寻母》

纪宝如5岁就被奶奶送进演艺圈了,在镜头前,她展现出极高的天赋。

她能在10秒钟之内眼泪汪汪,也能在一秒后露出甜美的笑容。

同时,她还具备超强的记忆力,还不认识字,只要大人说一遍,她基本能倒背如流。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纪宝如接的戏一档接着一档,广告邀约更是不断,小小年纪就家喻户晓。

等年龄再大一点,纪宝如转型当歌手,她唱了卡通片《万里寻母》的主题曲,又陆续推出了《白鸽》《夕阳山外山》等专辑,同样红得一塌糊涂。

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位天才童星背后,竟然有一个稀烂的原生家庭。

纪宝如本是家里龙凤胎中的女儿,由于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她从小就寄养在奶奶家,一年到头和亲生父母见不了几次面。

奶奶因为纪宝如是女孩子,对她苛刻至极,在纪宝如进入演艺圈后,更是把她当成摇钱树。

那些年,纪宝如终日忙着通告,一年去不了学校几回,也无法融入同龄人的圈子,从而变得越发自卑和封闭。

更可怕的是,在纪宝如进入发育期时,奶奶为了让她保持童年的模样,不仅用绑带裹住她的胸部,还带她去注射抑制生长的针,让她的身高永远停留在1米49。

饱受折磨的纪宝如,太渴望爱了,于是在她19岁那年,就嫁给了比她大9岁的余龙。

面对家人的反对,纪宝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奔赴幸福的方向。

婚后,纪宝如退出了娱乐圈,生了三个孩子,全心在家相夫教子。

只可惜,余龙并不是良人,频繁的外遇让纪宝如伤心欲绝,他后来葬身火场,留下纪宝如独自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后来的纪宝如沉浸在酒精里,根本无暇顾及孩子,导致大儿子患上躁郁症,二儿子走上吸毒犯罪之路。

纪宝如的堕落和癫狂直到遇见一个“基督徒”朋友才结束,她学会了正视内心的残缺。

成为教徒后,她全身心致力于公益事业,帮助身心残缺的老人和孩子。

第二位:谢玲玲|《婉君表妹》《我女若兰》

谢玲玲曾是台湾人最想拥有的女儿模样。

她在8岁那年,击败了1000多名孩子,成功出演《婉君表妹》,饰演的是婉君童年时期。

谢玲玲小小年纪就展现出过人的演绎天赋,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张可爱灵气的脸蛋,在镜头前游刃有余。

这部电影,让谢玲玲拿下金马奖“最佳童星奖”,红遍整个台湾。

第二年,谢玲玲在电影《我女若兰》中饰演若兰的童年时期,同样拿下金马奖。


两度蝉联大奖,让谢玲玲走上了童星的顶流,片约不断。

后来的谢玲玲还出演过《亲情》《一缕相思》等剧,同时也主持过《欣欣向荣》《工业世界》等节目。

等年龄再大一点,谢玲玲在“二林”时代同样出彩。

按照谢玲玲的天赋和外貌,她必定会在台湾娱乐圈风生水起,只是成名太早,围绕在她身边的诱惑也越来越多。

1980年,当超级豪门之子林建岳出现在谢玲玲身边时,她无心事业,一心只想当新娘。

和大多数嫁豪门的女性一样,婚后的谢玲玲放弃了娱乐圈,成为林建岳背后的女人。

当然,林建岳的母亲余宝珠可不希望儿媳妇只是个在家里洗手做羹台的女人,她手把手教会谢玲玲经营企业,帮助林建岳的事业打开局面。

谢玲玲是个贤惠的女人,只要能帮到丈夫,她什么都愿意做。

于是,在那些年,谢玲玲不仅为林建岳生了三个女儿两个儿子,还成为林建岳的左膀右臂。

因此,谢玲玲在林家备受重视,堪称豪门儿媳的典范。

1993年,林建岳和王祖贤的绯闻闹得香港人尽皆知,甚至一度传出两人同居的消息。

对待王祖贤,林建岳是认真的,不仅豪宅相送,还扬言要娶她进门。

谢玲玲伤心欲绝,向林建岳提出了离婚,并且拿了4亿港元的天价分手费。

离婚后的谢玲玲依然光芒万丈,她不仅将五个儿女培养成人中龙凤,还靠投资经验赚得盆满钵满。

第三位:金铭|《婉君》《雪珂》等

撒贝宁曾在节目中表示,他在14岁的时候曾和父母说,长大后一定要娶金铭为妻。

那是1989年,8岁的金铭被琼瑶相中,成为电视剧《婉君》中饰演“小婉君”的演员。

在这之前,金铭从来没有学过才艺,凭着那张可爱的脸和浑身上下散发的灵气,入了琼瑶的眼。

《婉君》播出后,“金铭”两个字在演艺圈打响了名号。

琼瑶太喜欢金铭了,紧接着又邀请她出演《雪珂》《望夫崖》《青青河边草》等电视剧。

那几年,金铭戴着“琼女郎”的帽子,走到哪都闪闪发光。

在拍戏的同时,父母也注重她的学习,进组必须有专门的老师辅导功课。

等金铭到了青春期,长得越发好看,亭亭玉立,灵气逼人。

据说,琼瑶那部《还珠格格》就是为金铭打造的,但是那时候的金铭打算全身心投入学业,推掉了所有片约,才错过了又一次爆红的机会。

1999年,金铭考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完成了自己儿时的梦想。

毕业后,金铭被分配到中国煤矿文工团,成为一名舞台演员,前往世界各地演出。

长大后的金铭外形依然出众,只是再也没有爆款作品,也就一点点被观众遗忘了。

如今年过四十的金铭,早已沦为了十八线艺人,她身上的光辉时刻永远停留在了上世纪九十年代。

第四位:方超|《啊!摇篮》《苦果》《牧马人》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方超是内地最火的天才童星之一。

他能走上荧幕完全是一个巧合,当年方超的舅舅带着导演谢晋到方超家里吃过一次饭。

作为副导演的舅舅和谢晋打算筹拍电影《啊!摇篮》,正缺少一名小演员。

谢晋看到方超那大大的眼睛,觉得这个孩子很有灵气,征求家长的意见后,就把他带到了片场。

方超不负众望,从台词到表情都十分契合角色,哪怕和别的演员搭戏也不在怕的。

谢晋十分欣赏方超,给他加了好几场戏。

这部电影播出后,方超算是入了行,加上当时儿童电影正在兴起,无数片约敲开了他的门。

5岁那年,方超就出演了《苦果》,在里面饰演一个像花儿一样灿烂的小男孩。

6岁那年,他和谢晋二度合作,拍摄了《牧马人》。

这部影片红极一时,成为无数70后的青春记忆。

从这里开始,方超红遍大江南北,带着满身荣光,他还拍摄了《泉水叮咚》《大桥下面》等剧。

他合作过的演员从朱时茂张铁林,可谓是风光无限。

所有人都以为方超未来会在演艺圈大有所为,可是命运却偏偏给他拐了个弯。

拍完《清凉寺的钟声》时,方超15岁,他突然萌生了要考电影学院的念头。

于是,他推掉所有片约,潜心学习,考上高中,高考后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

尽管方超有过辉煌的过去,但还是被这两所学校拒绝了,而拒绝的原因是他的身高。

在学校的老师看来,方超不到一米七的身高,根本无法和女演员配戏。

被拒绝后,方超一蹶不振,一度放弃电影梦想,在餐厅端盘子。

直到演员邵峰鼓励他重拾梦想,他才重新出现在荧幕上,只可惜长大后的邵峰早已没了小时候的灵气,只能给新生代演员做配角。

从2007年开始,方超转型成了制片人和导演,但也没拿出被市场认可的作品。

从大红大紫到泯然众人,这种落差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

如果人生能重来的话,方超或许不会选择踏足演艺圈。

第五位:王欣逸|《我猜我猜我猜猜猜》《海豚湾恋人

王欣逸的命运是从8岁那年开始改变的,他以儿童演员的身份,登上了综艺《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那可爱的模样,稚嫩的语气,俘获了不少粉丝。

从这里开始,许多广告商找上了王欣逸,为家庭赚到了第一桶金。

2003年,偶像剧《海豚湾恋人》在台湾拿下收视冠军,主演张韶涵许绍洋红得一塌糊涂,一同沾光的还有王欣逸。

他在剧中饰演主角徐泽亚的童年,那泪水涟涟的模样,实在让人心疼。

自此,王欣逸频繁出现在电视剧、综艺和活动中,有些节目为了获得效果,不断用话术引诱他哭,而这却被解读为他的演技出众。

实际上,王欣逸早已深谙娱乐圈的规则,配合大人的演出,他毫不费力。

13岁那年,王欣逸提名了金钟奖最佳男配角奖,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高光时刻。

因为缺乏家庭的温暖,加上过早步入娱乐圈,让王欣逸的性格十分叛逆。

他12岁就传出和女粉丝的绯闻,上初中后,更是一度逃课、打架、抽烟、纹身。

到了高中,王欣逸直接加入了黑帮,无恶不作。

2016年,为了帮朋友出气,王欣逸和一帮朋友将一名未成年人砍成重伤,他被送入少管所管教。

2020年,死性不改的王欣逸和帮派在街头和另一帮派互砍闹出了人命。

王欣逸被判处17年有期徒刑,并且法院要求他和另外两人赔偿对方82.5万人民币。

这一年,王欣逸25岁,等他刑满释放,他已经42岁了。

一个天才童星沦为阶下囚,实在令人唏嘘。

第六位:颜正国|《风柜来的人》《好小子》等

颜正国的星途是父母一手促成的,他从2岁开始就被送到拳道馆,学习功夫,为他后来的武打童星身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4岁开始,母亲就带着颜正国上台北参加演员训练班,学习表演知识。

多年的训练,让他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凭借一部《儿子的大玩偶》入围金马奖,一度被誉为天才童星。

在后来的几年,颜正国在《好小子》系列电影大放异彩,红透了半边天。

后来的颜正国出演了将近50部戏,主演了10多部电影,票房累计超过十二亿,可以说是台湾影视圈的风云人物。

到了国中,侯孝贤又把他拉到电影《少年吔,安啦》,让他和金马奖最佳男主角仅一线之隔。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北港少年的颓废堕落生活,颜正国可谓是本色出演。

那时候的颜正国因为太有名了,在学校遭受到同学的排挤和孤立,为了反抗,他选择同流合污,反叛到底。

误入歧途的颜正国,曾因为盗窃、故意伤害、涉毒等13项罪名,被判处了20年的有期徒刑。

天才童星的堕落,在台湾一度引起轰动。

在监狱服刑期间,颜正国的父亲去世,他还戴着手铐参加了葬礼。

或许是父亲的离世,以及法律的惩罚,让他痛改前非,在监狱一度表现良好,在2012年提前被释放。

出狱之后的颜正国没有一蹶不振,他回到了演艺圈,还出了自传,甚至当起了导演。

他将自己起起伏伏的人生都融入进了文学作品中,给世人警醒,也给自己鞭策。

第七位:谢昀杉|《新女巡按》《无敌县令》等

谢昀杉还有一个别名叫做小叮当,一度被称为最鬼马的童星。

他在7岁那年就主演了《豆丁奇遇记》,他那滑稽的模样,俘获了不少观众的心。

8岁那年,谢昀杉和陈道明合作了《新女巡按》,让他在演艺圈彻底打响了旗号。

到了十几岁的年龄,谢昀杉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少年大钦差》《人小鬼大刘罗锅》《无敌县令》等剧,让他红遍大江南北。

谢昀杉具有极高的演绎天赋,跟他合作过的演员,从赵文卓吴孟达苏有朋俞飞鸿,每一个专业演员都为他感到赞叹。

在2003年到2005年,谢昀杉连续三次登上春晚舞台,奠定了他的国民度。

毫无疑问,谢昀杉是讨喜的,不仅是因为可爱的外貌,还因为他身上的功夫,打得了拳,吊得了威压,关键是嘴皮子还溜。

无论走到哪里,总能引起掌声雷动。

巨大的名利给谢昀杉带来了光环,也招来了非议。

2006年,16岁的谢昀杉参演了《神雕侠侣》,在比他大3岁的刘亦菲面前,他的儿童表演方式显得油腻且浮夸,引来无数吐槽声。

在这之后,谢昀杉意识到自己要转型了。

于是,他和大多数童星走上了同样的道路,就是考专业的表演学校。

可是,这些学校却都不愿意录取他,原因很简单,因为谢昀杉混迹剧组多年,形成了一套固定模式的表演方式,缺乏可塑性。

2009年,谢昀杉费尽全力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却因为一塌糊涂的文化课差点毕不了业。

等他从学校出来,演艺圈早已风云骤变,已经没有适合他的角色了。

他演不了感情戏,也达不到偶像剧的颜值标准,更驾驭不来复杂的角色。

后来的谢昀杉和发福、油腻、烂片等标签联系在一起,他也曾尝试当导演,给自己创造机会,但是他的专业能力不足以撑起一部好电影,几部网络大电影过后,他彻底没了水花。

现在的谢昀杉不过三十出头,依然还在吃演员这碗饭,只是沦为边角料的角色中,红这个字再也与他无关。

第八位:李传|《年轮》

上世纪九十年代,9岁的李传在电视剧《年轮》中,饰演“王小嵩”的学生时代。

这部剧堪称当年的国剧爆款,故事聚焦的是东北哈尔滨几个知青聚散离合的故事,引起知青群体强烈的共鸣。

因此,该剧拿下大奖,演员们纷纷走红,包括李传。

那时候的李传,骨子里带的忧郁刚毅气质,让他极具辨识度。

此后,李传迎来了很多机会,导演和广告商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同时,身居高位的父母,更是为李传的星途保驾护航。

不出意外的话,李传该在娱乐圈一路高走,享受资源和名利带来的闪耀人生。

可是天不遂人愿,就在李传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的父母相继离世,给他带来巨大的打击。

后来的李传一度萎靡不振,他退出了演艺圈,沉迷炒股,输光了全部家产。

倾家荡产过后,他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家。

等他再次被人找到,他已经成了一名流浪汉,身体和精神都出现了问题。

愈姑娘说

这八位“天才童星”都曾风光无限,但是后来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有人兜兜转转过后拥有了别样的人生;有人坠入深渊,受到法律的制裁;也有人归于平淡,成为了一名普通演员。

究其根源,决定童星命运的因素无外乎几点:

1、容貌的变化。

童星走红往往是因为天真可爱的外貌,随着年龄的增长,如果没能让姣好的容貌延续,必然会走向低谷。

2、转型是否成功。

大部分童星都拘泥于一种类型的角色,并且凭借的是天赋和自身悟性。

如果一直都是套路化的表演,必然不能长远。

3、是否能抵挡住诱惑。

娱乐圈这个名利场,充斥着太多的陷阱,考验的是家长的眼界。

如果家长没能脱离名利陷阱,把孩子当成摇钱树,孩子的身心必然受到影响,最终葬送前途。

能成为童星自然是一件不错的事,毕竟这是老天爷赏饭吃。

但是在这条路上,保持清醒和理智更重要。

如果你的能力不足以让你获得如此多的名利,最终你也会用别的方式还回去。

就像那句话说的,上天赐给你的礼物,背后都藏着代价。(完)

【愈姑娘】记录娱乐圈的风云骤变,感谢大家的点赞和关注!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