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1990年,张艺谋大尺度拍出国人难以启齿的性压抑

电影夫人 · 12月12日 · 2020年 · 93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作者|电影夫人(头条号签约作者)

张艺谋的电影,一直备受争议。

从处女作《红高粱》开始,批评之声不断。

1990年在日本上映的《菊豆》,尤其如此。

有人说,这是巩俐尺度最大的一部作品。

要不然,也不会被禁25年。

现在看,还那么“辣”眼睛。

影片改编自刘恒小说《伏羲伏羲》。

上世纪20年代,中国江南某小镇。

老头杨金山,经营了一家染布作坊。

不说财大气粗,起码也有吃有喝,滋润着呢。

可他有个纠缠半生的心结,没儿子。

这在那会儿,特别是以他的身份,很没有面子。

他有个伙计,叫杨天青(李保田 饰)。

四十岁左右了,还单身。

说是他侄儿,其实是免费劳动力。

按那会儿的说法,应该叫长工才对。

老头刚娶了太太,这是第三任。

前两任,都被老爷子给整死了。

不为别的,就是因生不出儿子。

事实上不怪别人,他自己有病。

可仗着身为男人,家里又有钱,便无辜糟蹋女人。

新娶的媳妇叫菊豆,年轻貌美。

相比于“长工”杨天青,菊豆的命更苦。

她虽贵为太太,可全无女主人的待遇。

白天不光要洗衣做饭,还得在染坊帮工。

晚上就更糟糕了,任由老爷子变态虐待。

杨金山就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因封建礼教赋予的威严父权,而高高地骑在他们身上。

两个倍受欺凌的苦命之人,该咋活呢?

李安在《饮食男女》中,借老朱的口说: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不想也难。

极其直白地道出了人的两大欲望,人人难逃。

光棍多年的杨天青,老实本分,胆小懦弱。

不过,身体的饥渴,没有办法丢掉。

看着漂亮婶子受苦,他心里直痒痒。

正年轻的菊豆,又如何甘愿过非人的日子?

听到菊豆夜里凄惨的嚎叫,他会冲出去。

可也只能拿刀砍向楼梯,却再无甚举动。

天青最为“快乐”的时光,就是躲在马棚。

透过小洞偷窥婶子洗澡,只一眼便满足。

可天青的这一看,实在“意义”非凡。

这是一个多年性压抑,胆小怕事的中年男人出于本能的无奈之举。

菊豆发现了这个大龄侄子对她的那份同情,以及难以掩饰的情欲。

她先是害羞甚至羞愧,所以偷偷堵上了小洞。

但忍受不了老爷虐待,更没法漠视自己炽烈的欲望。

她又把洞捅开,且转过身让看。

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畏畏缩缩。

一个不甘受人欺压,蠢蠢欲动。

在原始的人性面前,两人仿佛忘了他们的社会身份。

和背负的道德、伦理责任。

特别是菊豆,义无反顾地选择遵从内心的声音。

她渴求得到一个正常女人该有的幸福。

为此,可以不顾一切去反抗。

张艺谋作品中的女性,无不勇敢、叛逆、执着。

《红高粱》里豪放潇洒敢于抗击包办婚姻的九二。

《秋菊打官司》中一根筋从县里一路告状到市里要个说法的秋菊。

菊豆也一样,绝不忍受命运的不公。

菊豆在丈夫身上,丧失了女人应有的尊严。

原本,杨金山性无能,且性虐待她。

或者说,因为性无能,所以性虐待。

很显然,是封建父权赋予了他权利。

那是讲究男尊女卑,女人要守护妇德的年代。

因此,杨金山身体的缺陷,毫不影响他施展“暴政”。

菊豆对杨天青,直白地说出了她不堪忍受的痛苦:

天青,实话跟你说吧,老东西有病;

不行了,他就往死里折腾人,我一天也受不了啦!

菊豆饱受摧残,而杨天青的出现恰如救命稻草。

在染坊这个封闭空间,他是她唯一的救赎之道。

菊豆自身的局限性,纵然胆大勇敢,也得靠男人走出困境。

乘着杨金山外出的机会,菊豆大胆展开挑逗攻势:

天青,婶子这好身子……

当女人飞蛾扑火之势主动贴过来时,没几个男人能坐怀不乱。

况且,压抑许久的杨天青早已急火攻心,只是胆小不敢罢了。

这回,他无可逃避,也不再躲闪。

镜头没有对准演员,而是移向悬挂的染布。

大染坊里红黄交织的染布,极为抢眼夺目。

在周遭灰白高墙的映衬下,更加光彩鲜艳。

这样的明亮璀璨,隐喻着勃勃旺盛的情欲。

在观众视角,老头杨金山被绿是大快人心。

两位当事人,更是喜上眉梢,心里美滋滋。

话说偷情这事有第一回,后面就全是续集。

不久,这段没法曝光的感情,有了结晶。

孩子的出生,令高墙大院里的三人都极兴奋。

老爷杨金山,以为老来得子,神气得很。

菊豆和天青,觉得他们从此能做真夫妻。

生出了儿子,菊豆的日子比以前好过点了。

老爷脸上有光,他对菊豆的态度也有变化。

虽然和天青走的仍是地下路线,但生活总算有了盼头。

大院里的畸形家庭结构,就这样诞生了。

此时,两位主人公丝毫不知,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某次外出办事,杨金山摔倒昏厥,幸亏天青相救。

他背着虐待菊豆,多年欺压他的叔叔,心生杀意。

一刹那的犹豫后,又决定放弃。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杨天青偷吃禁果,犯了乱伦大忌。

但他没有斩草除根的魄力,仍是胆小善良的本色使然。

不似《红高粱》里姜文演的余占鳌敢作敢当,有手段。

老爷自此瘫痪在床,菊豆和天青则过上了“幸福”生活。

一边是突然降临的舒心日子,一边是菊豆的叛逆、出轨得到了回报。

随着儿子的降临,两人真正的苦难也随之而来。

在杨家祠堂“序秩堂”里,一众族人相聚,为孩子取名。

依家谱,取名叫杨天白,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名字实在厉害。

在儿子的满月酒宴上,本为父亲的天青却要喊儿子为“我的好兄弟”。

尴尬至极的局面背后,是封建体制之下的宗法秩序,伦理纲常。

绝对神圣不可侵犯,但菊豆和天青偏偏踩了雷。

身体是“解放”了,可日子真不好过。

横跨在他们身上的大山“杨金山”们,威力十足。

两人不被承认的感情,早已在镇上传开。

充满恶意的指指点点,无可避免地袭来。

加之胆大包天的菊豆对老爷直言,儿子是她和天青的。

杨金山悔恨在心,急切地要报复。

他乘机想摔死天白,可惜没得手。

菊豆责令天青先下手为强,无奈天青下不了手。

既有性格因素,也是道德良知使然。

他从小被叔叔收养,才没有饿死,怎能去杀他。

天青一次次的犹豫妥协,换来的是一步步被动。

菊豆曾提出,让天青带着娘俩远走高飞,敞敞亮亮过日子。

或者干脆处理掉“老东西”也行,总有办法。

无奈她看错了人,两者都没有发生。

倒是天白喊的一声爹,让杨金山重获生杀大权。

这声爹不仅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也成了施展威权的有利武器。

两人辛苦养育儿子长大,可始终没有名分。

又一个“转折”点来了。

杨金山和天白玩耍时,不慎跌入染池淹死。

奇观化的葬礼是本片浓墨重彩的一笔。

按风俗,菊豆和天青需在出殡路上挡棺。

仰拍镜头,躺棺材里的杨金山高高在上。

天白端坐棺材,其形象之高大尤其夸张。

而菊豆和天青,要49次被送葬队伍压过去。

张艺谋用极具设计感的“伪民俗”仪式,道出了封建礼教的可怕至极。

即便人已死了,他身上的威严父权犹在。

渐渐长大的天白,犹如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潜伏在杨家染坊……

杨金山死后,天青被赶出杨家大院。

因为按族规,菊豆要守寡不能再嫁。

天青得避嫌,他和菊豆是婶侄关系。

孤男寡女的,自然是不能住在一起。

尽管条件差,但两人被欲望所使,创造条件也要“上”。

走出大院,偷偷摸摸地东躲西藏,只为人性得到舒展。

麻烦的是,好几次给天白瞧见了。

杨金山活着时给他洗脑,死后别人的流言蜚语又强化了他的认知。

天白继承了杨金山的威权,他“合理”地展开了对亲生父母的剿杀。

两人最后一次做夫妻,疲累昏睡在洞里。

天白逐一将他们背走,展开了最后判决。

天青被丢进染池,菊豆哭喊着滚下楼梯。

两个男人均已死,叛逆的菊豆再无心活。

一把火烧了染坊,她以自毁方式成全了自己的反抗。

《菊豆》显示了张艺谋一贯的风格优势。

在色彩、构图上用心至深,以浓烈的红色和暧昧的黄色象征欲望。

在青灰色包围的高墙大院,生机勃勃的人性被封建礼教压抑迫害。

情欲无罪,人性有理,但时代环境、文化秩序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菊豆之悲,实属必然。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作者简介:@电影夫人,独立影评人,头条号签约作者。写影视,也写娱乐圈的爱恨情仇。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