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

火了半个世纪的真“顶流”,没有一个人能躲过奥特曼(上)

毒舌电影 · 12月30日 · 2020年 · · · 69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说起奥特曼,你一定会觉得……

奥特了。

不就是星爷玩过的梗。

童年地摊上的玩具。

还有穿着道具服装和怪兽对打的羞耻特摄片。

现在还有人看奥特曼吗,除了熊孩子?

今年《泽塔·奥特曼》完结,Sir一边写,一边眼眶微微湿润。

但很多无感的人,一定对这个咸蛋头的傻玩意提不起兴趣。

你曾经试图理解,但还是毫无感知。

你看着孩子们嚷着要它,在你机智的敷衍后,仍觉得和你没毛线关系。

可你是影迷,你错了。

错过奥特曼,这个流行数十年老而不僵的符号,其实就是一种奥特。

因为它不止是流行符号。

你不需是它的粉丝,但你得明白为什么跨越半世纪,很多孩子都被它蛊惑,被绑架了童年,甚至在成长为中、青年后,还能借着它展开各种复古和流行。

今天,Sir将对它进行一次性解码。

这是一封1万字的情书,你可以细细读,也可以浏览读。

但Sir不希望你错过。

这跨越半世纪的,光之巨人流行之谜。

君にも 见える ウルトラの星

你也能看见那颗奥特之星

· 一期:初代、赛文

· 二期:归曼(杰克)、艾斯、泰罗、雷欧、爱迪

想要不带偏见地看懂《奥特曼》,需要弄清两个核心问题:

奥特曼是啥?

他们为何要保护人类

别以为只有观众困惑……

半个世纪间,主创们也一直尝试弄懂它们。

1966年,被后人称作“特摄之神”的圆谷英二老爷子,搞出了一部以怪兽为主角的特摄片《奥特Q》。

全部28集,主要讲述人类依靠智慧和科技,解决各种怪兽引起事端的故事。

……感觉好Q,好有爱。

虽然怪兽的确给人类造成了不小麻烦,但《奥特Q》时期的怪兽们,普遍不具备过强的破坏性。

所谓“事端”,也只是他们在地球的日常。

看着这些憨厚可掬的怪兽,圆谷老爷子陷入了沉思。

假如这些有着超人类力量的生物,打算侵略地球,那人类……

又该何去何从呢?

于是同年7月,一位银红相间的英雄来到地球。

拉开了奥特曼与人类防卫军共同对抗怪兽的序章。

作为开山作,《奥特曼》(初代)确认了整个系列最基础的剧情结构,一个由人类、怪兽、奥特曼三方组成的故事:

-怪兽出现

-人类(地球防卫队)与之对抗

-事态失控时奥特曼登场

-奥特曼3分钟内帮助人类击败怪兽

三板斧剧情,如公式般简单。

的确,“子供向”的定位,意味着它需要让孩子看得懂,且乐在其中。

但这简单的结构,也能玩出花。

首先,怪兽出现。

他们从何而来?

太空,从地底,从海洋深处……奥氏宇宙空间如此衍生扩展。

为何而来?

为侵略,为破坏,为殖民……宇宙种族的生存世界观也开始无限延展。

在初代故事里,我们能看到妄图殖民地球的满门忠烈小龙虾巴尔坦星人;

看到妄图破坏人类与奥特曼之间羁绊的扎拉布星人(第18集);

而人类也可能化身怪兽,这个故事值得详细一说——

他叫贾米拉,原是美苏争霸时期某国的宇航员。

为了国家利益,他被送往太空。不料飞船失事,降落在异星的他变异了,侥幸生还。

曾经效忠的国家,当然……无情抛弃了他。

身为大国博弈的弃子,悲愤交加的贾米拉以怪兽形态重回地球。

当看到被自己破坏的村庄和四处逃难的人,贾米拉停手了,转头攻向“地球和平会议会场”。

讽刺的是,对,奥特曼世界也有讽刺。

打着“和平”的名义,所谓的“地球和平会场”前,居然布满致命武器。

被奥特曼打败的贾米拉,在生命最后一刻,依旧不甘地爬动着。

他想爬去哪?

带着深深的遗憾,这位昔日的航天员倒在了外表光鲜的美国国旗下。

激进、尖锐。

这便是昭和第一阶段,《奥特曼》最大的特点:

一部披着超级英雄外皮、时而针砭现实的科幻剧。

紧接着第二年。

这个科幻故事以更天马行空的方式被讲述。

第二作《奥特赛文》,原先不是按初代的续作来规划的,是后期才被决定并入《奥特曼》系列的。

赛文的故事加入了些许惊悚元素,更容易引发观众思考。

比如。

一个问题,奥特曼保护的是地球,还是人类?

初代,地球是个物理概念。

但到了赛文(它坚定站在人类一边),保护的对象则成了“人类”……这下,三观复杂了。

你有没有想过,“帮助人类”,也可能是一个邪恶的词组?

故事中,这个“人类至高无上”的角度将逐渐倾斜,甚至一度到偏袒。

比如,太空中的移动城市佩盖萨市发生故障,即将与地球相撞。

佩盖萨星人与地球沟通,期待能改变地球运行轨道(唯一解决方案)。

但赛文却毫不犹豫地,带领地球防卫队炸毁了佩盖萨市,还把外星人赶出地球。

……人道?

“人道”。

所以,在奥特曼故事的进化中,人类的地位也发生变化。

从万物平等,到至高无上,然后呢?

侵略者。

受当年越战影响,赛文主笔之一金城哲夫,将命题推向了更深层。

在一个故事中,海底深处生活的农马尔特人,曾是地球原住民。

人类曾将他们赶到海底。

可接下来,人类又决定开发海底,农马尔特人只能被迫反抗。

这一次,来自外星的红色巨人又坚定了站在了人类一边。

农马尔特人仅存的海底都市,被炸成碎片。

编剧当然不至于如此麻木。

这一集最后,赛文(人间体形态)在海边默默出神,仿佛听见了少年的责骂。

《赛文》过于深度的主题,在随后几部故事被搁置。

编剧们没想到,这份属于赛文的深刻,会在40年后的平成时代带来整个系列的巅峰。

现在可以回答开头两个问题了——

一,奥特曼是什么?

初代的奥特曼就像宇宙中的“神”,而这个神的本质是“人类”;

二,他们为什么(只)保护人类?

一方面,他只对人类充满感情。

另一方面,他是不爱宇宙万物的、无感情的化身。

△ 初代与赛文

奥特曼每次都在危机时登场,但危机都是人类的危机,而非宇宙或其他生灵的。

人类自身的力量,才是真正被强调的内容。

既然“神”与“人”的关系如此密切,那么终有一天他们会……

合体。

△ 初代奥特曼最后一集,科特队靠自己的科技消灭了打败奥特曼的杰顿

来到昭和二期。

这时《奥特曼》将关注点从巨人,转移到他们的“人间体”身上。

1971年,《归来的奥特曼》(杰克·奥特曼)。

人间体,开始赋予奥特曼“人性”。

杰克的人间体乡秀树,会在与上司冲突时退队,会因获得奥特曼力量而自大,也会因爱人离世而崩溃、哭泣。

与赛文直接化成的人间体诸星团不同。

乡秀树,是一位真正的人类。

也因个人遭遇,一度质疑奥特曼的力量。

当人类的“血统比例”越来越多,新的故事中开始出现人类的反思

爱好和平的梅茨星人,为调查地球风土气候而在地球生活数十年,帮助封印过怪兽,还收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年,间良。

因为人类厌恶外星人,所以间良和梅茨星人不断受到欺侮和霸凌。

又因地球环境不断恶化,梅茨星人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无法召唤出飞船。

最终,在人类邻居的又一次上门“拜访”中,梅茨星人被射杀(当着乡秀树的面),之前被其封印的怪兽也重现地表。

在雨中,乡秀树陷入了内心挣扎。

他开始犹豫,人类究竟配不配被拯救

这种反思,格外注重对人性的思考,于是也贯彻在后续剧集中。

一个真正的“人”出现了,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到了1972年的《艾斯·奥特曼》,它开始侧重描写奥特曼之间的联系,“奥特兄弟”的概念也被建立起来。

△ 奥特警备队可谓是最早的一批“偶像男团”;左至右:杰克、艾斯、泰罗、初代、赛文、佐菲

曾经高高在上的神们,开始逐渐变成“人们”。

譬如光之国的“太子爷”泰罗,与青年东光太郎的生命融为一体后。

他在地球“玩”得很开心,整部剧风格也走向轻松、欢快。

△ 《泰罗·奥特曼》相当部分的篇幅改编自日本童谣,图源48集改编自“女儿节”

昭和年间最后一作,潘长江爱迪老师(唯一一个TV剧集全程无败绩的奥特曼),是一位字面意义上的老师。

他深入学生群体,在教理科的同时也以自身为榜样,给学生指点迷津。

△ 爱迪老师表示早就习惯了你们一个个开口就叫:潘老师,不然还能有啥办法呢

在制作上越发熟练的圆谷,不断尝试给故事注入新元素。

1974年的《雷欧·奥特曼》,第一次尝试颠覆传统

本是L77星云王子的战士雷欧,家乡被毁、族人被杀、弟弟被俘……

天糊开局,反而更能体现主人公的意志和成长。

他将地球视作第二故乡,在前辈赛文的指导下,逐步成长为昭和奥特曼中的格斗之王。

但随后,雷欧的人类防卫军伙伴被怪兽团灭,甚至连前辈赛文也下落不明。

△ 雷欧悲愤交加,从圆盘生物体内拽出基地残骸

注意到没,这一时期的奥特曼,在力量上亦不再是神。

他们变弱了,变弱不仅会影响力量,也会影响“视角”。

他们的目标仍是保护地球和人类,但由于变弱,这个目标也消除了“自大”的属性——

不是因为宇宙中人类最尊贵,而要被保护;

而是因为宇宙中我们很弱小,所以要保护自己。

可惜,《雷欧》虽有着优秀内核,但残酷的写实风在当时与前作《泰罗》形成了强烈反差,最终以惨淡的收视率收场。

这一役的失败,直接导致后续5年间,奥特曼TV续作的停摆。

这种“成人向企划”被打入冷宫,圆谷开始在作品立意的选择上更谨慎。

但他没有因此保守,反而更靠近写实——

之后,日本整体社会迎来了一次毁灭性打击……

泡沫经济破裂。

《奥特曼》的TV因此被搁置近十年,只能靠向海外市场兜售版权勉强苟活。

可十年间,制作者们停笔不停脑,从未停下对“奥特曼”概念进化的思考。

一个新的问题被提出了,很有趣——

既然奥特曼可以是人类,那么人类为何不能是奥特曼呢

终于。

在世纪末的1996年,他们给出了一份全新答案。

那答案,就像阳光穿过黑夜。

Gonna Take Me Higher

· 平成三杰(迪迦、戴拿、盖亚)、高斯

九十年代末期,日本经济复苏。

这种时代背景所孕育的特摄作品,大都着眼于鼓励当时的社会(同期隔壁厂东映的《空我》也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所以在平成年间,圆谷先将奥特曼形象与“光”直接联系起来,讲述了3个关于光与力量的故事。

△ 左至右:大地之光盖亚、人类之光迪迦、宇宙之光戴拿

首先,是偶像团体V6组合的成员长野博,搭配“初代奥特曼”演员黑部进之女——吉本多香美,主演“平成三杰”第一作《迪迦·奥特曼》。

偶像出道的人间体,加上迪迦异于前辈奥特曼们的帅气外貌。

重回电视的《迪迦》不仅让老观众激动,更成功吸引了年轻一辈。

划重点——在2004年,它被引进中国大陆,终于带动新一波“奥特曼”潮。

直到现在,即使从未关心过特摄剧的人,提起奥特曼也多少会对“迪迦”这个名字有印象。

弹幕说,那一年我也变成了光。

△ 相关主题的混剪只要有迪迦出现,弹幕大概率是刷屏式的“那一年我也变成了光”

所以,《迪迦》从各种角度说,都是特殊且具纪念意义的大作。

它象征着系列开始放下“力量”,探讨奥特曼的本质。

这时期的《奥特曼》又一次转变思路,开始在人身上添加些许“神性”(就像时尚流行元素一样轮回)。

问题还是老问题,但获得了新答案——

迪迦是什么?

他为什么要保护人类?

因为大古(迪迦人间体)既是人类,也是光。

在第25集“恶魔的审判”中,基里艾洛德人质疑迪迦:没资格做地球的守护神。

并尝试用宗教方式洗脑,让人类认为迪迦是应当被审判的恶魔,自己才是代表正义的“天使”。

失去了群众基础,迪迦果不其然,败下阵来。

随后在防卫队同伴的号召下,还相信迪迦的居民们纷纷将手中的光投向迪迦。

人类之光让迪迦苏醒,击败了真正的恶魔。

再也别说奥特曼没“深意”。

这里的画面构图和内容,明显在致敬名画《创造·亚当》。

借力于大量宗教寓意的25集,开始四两拨千斤地赋予迪迦“实质”——他向自己的造物主,伸出了手。

于是观众开始感知到:

迪迦面对的并非上帝,而是人类;

迪迦也并非来自光之国,他是3000万年前便存在于地球的“光之巨人”。

人类自身希望的具象化

这样的迪迦,开始跳出了“保护人类还是地球”的两难问题,表现出胜过人类以及前辈们的坚定——

面对愈来愈强的怪兽来袭,人类阵营发生了意见分歧。

一方认为,需要进一步升级武器;

另一方认为,正是因为人类选择杀戮,斗争才永不停息。

人类的纠结,最终靠变身迪迦来解决,他们希望从光之巨人那里得到答案。

而最后得到的,却是人类自己在战斗中的顿悟。

迪迦为保护人类而战,是在保护身后的伙伴和所爱之人——他们才是迪迦力量的来源。

如此,“爱”与象征希望和探索的“光”,成了宇宙通用的价值观。

于是,《迪迦》大结局摆脱了“是人类还是地球”这个过时的问题,让全世界孩子们一起变身,成为“光”的一部分,成为奥特曼共同战斗。

这才有了前面弹幕刷屏的“那一年我也变成了光”。

看上去,《迪迦》给了一个与前作完全不同的优秀回答。

但其实,是时代的变化让它获得了新颖的设定,又进一步延展了价值观。

于是,玩法更多。

1997年的“宇宙之光”《戴拿·奥特曼》,在沿用《迪迦》世界观的基础上,把舞台搬到了太空。

也许是吸取了《雷欧》因深刻而失败的教训,《戴拿》并没给出一个宏大的立意。

只从主角飞鸟信的角度出发,专注于人物个体的感触,细细品来竟有些“草根英雄”的味道。

作为曾经的王牌飞行员飞鸟一马的儿子,男主角飞鸟信没有前代飞行员的沉稳和细腻,他得到力量的过程也是看似偶然的必然(今年1月官方小说中完善设定,飞鸟的父亲是因与戴拿奥特曼融合才失踪的,后在飞鸟遇险时又救下飞鸟)。

所以,观众很难判断飞鸟加入地球防卫队是因为父亲,还是出于保护人类的决心。

片头曲,就像主角对奥特曼提问:

戴拿 正义到底是什么?

戴拿 真正的爱到底是什么?

“草根角度”的新问题,最终却取得了超乎意料的惊喜。

《戴拿》终于打动了年轻一代——即使末日将至,主角飞鸟还是首先选择对女主说:

“只想守护你。”

别谈什么大义,我只想守护自己所爱的人。

人,不一定需要大命题,才能对牺牲毫无悔意。

正如那时我的父亲,将这束光交予我那般。

《戴拿》结束后,圆谷谈论“力量”的方式又变得复古。

故事,重新回到早年《赛文》时期被搁置的问题:

奥特曼应该保护地球,还是人类?

1998年的《盖亚·奥特曼》中,面对不断入侵的地外生物根源破灭体,两个怀揣不同理念的巨人起了冲突。

代表海洋的蓝色巨人阿古茹认为,破坏生态的人类是万恶之源,应该被清理;

代表大地的红色巨人盖亚则站人类这边,认为应相信人类和他们创造的未来。

于是,力量引起冲突,冲突引发灾难。

无论人类、怪兽还是奥特曼,解决冲突的目标,变成了如何在灾难中求存。

这,就是完美结局——

最后一战,在团结所有地球的有生力量后,两位巨人合力消灭了最终BOSS。

《盖亚》看似打破过往的完美收场,却并未跳出传统的人类、怪兽、奥特曼“三元论”。

有明确的立场冲突值得称赞,但最后为解决冲突,不得不构建出一个更邪恶的概念,其实,还是回归了老一套。

虽然《盖亚》整体表现可圈可点,但总给人感觉某些方面还能有所突破。

换言之,是当时的圆谷和观众们都意识到:

《奥特曼》故事,有瓶颈。

从这时开始,一场改变整个系列命运的革命开始酝酿。

另一方面,“平成三杰”时期所积累的浪漫笔触,也在2001年的《高斯·奥特曼》发挥到极致。

作为第一个蓝色的奥特曼主角,高斯并不热衷于战斗,偏向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他遇上的怪兽,总有两个结局。

能沟通的被感化,沟通不了的被火化。

前所未有的,故事将奥特曼与人间体放在了相互独立、平等的位置。

主角春野武藏,第一次遇见高斯时年仅7岁,在许下“勇者的誓言”后高斯先行离去,等到武藏成年后才一同作战。

武藏经历了奥特曼系列最多的TV剧集,所以最理解奥特曼的爱与勇气,而高斯也从少年身上,体会到何为“真正的仁慈”。

两人都完成自身的成长,温柔而治愈。

《高斯》像一部预告性质的试验田。

告诉所有《奥特曼》的观众,新时代即将到来。

这个时代的名字……叫终结

因篇幅原因,点我头像进主页。

继续看《火了半个世纪的真“顶流”,没有一个人能躲过奥特曼(下)》。

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P.S.各段落标题藏有主题曲彩蛋

编辑助理:陌陌·奥特曼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