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说唱热歌背后的推手,卡斯:“大家都在坚持自己想要的东西”|幕后之声

音乐财经 · 7月19日 · 2022年 · 23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今年《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如约而至,在每一次舞台表演前的介绍中,都出现了制作总监卡斯KASS这一“抬头”。

2017年,爱奇艺一档说唱节目《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不仅完成了一档素人选秀节目“推歌”和“造星”的使命,还一举提振了中国说唱潮流文化产业链的发展。在第一年,卡斯KASS以制作人的身份参与到节目编曲中,此后数年,他一直活跃在说唱节目的幕后制作中,逐渐在摸索中,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职业成长之路。

6月25日,《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先导片上线,其中,“金曲串烧舞台”就致敬了过去4年中创作的金曲。有趣的是,VaVa毛衍七的《我的新衣》,艾热AIR & 李佳隆的《星球坠落》,王以太的《目不转睛》,Gai周延的《虎山行》、《蒙着眼睛走》等中文说唱金曲中,均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卡斯KASS,他都出现在编曲/制作人名单上。

事实上,卡斯KASS早在十年前就已活跃在编曲和音乐制作领域。除了如上金曲,卡斯KASS还是JONY. J《你看得见》,《不用去猜》,艾热AIR《巨人》,Tizzy T《大一岁》,Ty.《凹造型》《美国》,满舒克 & 刘力扬《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等说唱/流行歌曲的制作人。

“Let ur boi call me KASS”这句水印也串联起今年《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的“金曲串烧舞台”。只要是卡斯KASS负责制作的歌都有标志性的印记,也是歌手和听众都熟悉的声音。这是因为在说唱音乐编曲和制作的这条路上,卡斯KASS用多首爆款歌曲的案例,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同时也是上亿播放量的保持者。

今年,卡斯KASS担任《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的制作总监,在短时间内要完成大批量歌曲的制作,从原来只需要完成自己想法的部分,到担当制作总监,需要大量的沟通,这对卡斯KASS来说,也是自己职业身份转换之路上的一大挑战。

事实上,对于卡斯KASS来说,在热歌制作上的成功,这得益于他很好地平衡了潮流音乐与大众化出圈之间的融合度。或许,这也与他一定程度上掌握说唱歌曲“流量密码”的独家秘籍有关。

如今,卡斯KASS创办了自己的音乐制作厂牌——WUKA_MUSIC。

作为最早投身于说唱音乐幕后制作的一批专业人才,卡斯KASS如何看待六年来,说唱音乐在中国的发展?当潮流音乐崛起,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如何看待其中的机会?

最近,卡斯KASS和音乐财经聊了聊,分享了他在幕后的成长经历,伴随说唱节目的成长以及在音乐行业的发展,他的观点是什么?如何规划自己的事业发展。

以下是小鹿角音乐财经与“WUKA_MUSIC”的创始人/制作人卡斯KASS的对话:

01 缘起:组建第一个制作人厂牌

音乐财经:青少年时期,你经历了怎样的一条求学之路?

卡斯KASS:我出生在邓州,我十六岁以前在这里生活,我学习过吉他和声乐,在北京读大学期间学了音乐制作。

音乐财经:是在什么年龄阶段接触到Hip-Hop音乐的?

卡斯KASS:我小时候,成长的地方信息流动没有那么大,大家听华语流行比较多,像刘德华张学友等港乐。后来大一些开始听摇滚乐,受影响比较大的是Linkin Park的专辑《Hybrid Theory》。

我听Hip-Hop音乐,是在读大学的时候,一个特别好的朋友有在听Hip-Hop,有分享给我,因为这种契机,我开始听Hip-Hop音乐。

触动比较深的一首歌是B.o.B -《BEAST MODE》,歌词里唱到“cause I’m in Beast Mode, beast mode, give me those beats I eat those, all day I don’t sleep no…”,是在成就梦想时的忘我状态,后来我做音乐也会让自己保持这种全心投入的状态。

乐财经:你认为哪一年,哪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你算是正式入行了?

卡斯KASS:2008年,我开始做Hip-Hop音乐。

2011年,我和朋友们组建了制作人厂牌,当时有大眼炮、Goldchild、 L-brody、DJ Dony、Piggy、Andy18、Miro、L voice等制作人,这也是中国第一个Hip-Hop音乐制作厂牌,当时说唱音乐在国内处在萌芽时期。

在14年左右的一个契机,我们与来中国市场发展的K-Pop组合EXO合作,开始接了大量的男团女团组合的歌曲。

当时国内男团女团对标的是K-POP,偶像做说唱音乐的比重很小,会以流行音乐为主体,适当融入说唱,算是当时的一种融合。

其实过往一路走来,这些经历也奠定了后来我准备做潮流音乐这个板块的初心。

音乐财经:那时候你们有多大?后来怎么样了?我记得14、15年其实说唱开始在国内走起来了,尤其是地下演出这一块。

卡斯KASS:那个阶段大家各自24岁左右,现在回过头来看,一个团队需要有不同的分工,如果全是音乐人,在管理层面,在对外的公关层面都会薄弱一些。大家都比较主观、艺术家思维,就很难长期保持最佳的状态。

当时那些想法挺好的,开始是制作厂牌,后来意识到可以签约艺人,通过艺人往外输出内容。那个时期,虽然我们签约的艺人没有像现在的说唱艺人这么出圈,但在说唱音乐这个类型里都是排名前位的。当时的经历,现在看来都是宝贵的学习经验。

02 制作热歌:赶上了行业发展的红利

音乐财经:实际上,2016年是你的黄金时代?

卡斯KASS:那个时候状态不一样,创作全凭自己喜欢的点去做,因为还不知道17年会有说唱节目。很多在说唱节目中出来的歌都是我16年做的,比如VAVA的《我的新衣》、JONY. J的《不用去猜》等。

音乐财经:VaVa毛衍七的《我的新衣》、王以太的《目不转睛》、艾热AIR & 李佳隆的《星球坠落》、Gai周延的《虎山行》、《蒙着眼睛走》等一批说唱热歌诞生的背后,你作为编曲和制作人如何观察“流量密码”呢?自己有什么秘诀吗?

卡斯KASS:其实也不算流量密码,我个人比较在意的一点是——不管是流行音乐还是网络歌曲都有一定的共通性,即使做的音乐风格不一样,但终究是关联性的,可以把两点兼容。

一直以来,我会把音乐做得潮流化的同时照顾到更多听众。所以会尝试更多的融合,而不是单一的为了引领潮流或做爆款,这算是我的秘诀。

音乐财经:从制作人到综艺节目的制作总监,你认为自己职业生涯发展的过程中,最难适应的一点是什么?你后来是如何克服了这些困难?

卡斯KASS:最大的挑战是沟通。作为一个音乐人,我更习惯于在自己的舒适区创作,现在我要去跟大家有大量的沟通,包括节目组的沟通、制作团队的沟通,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包容。我觉得在角色转变上是一个挑战,也是我短期内想去战胜的挑战。

音乐财经:你刚才提到了耐心和包容,在有分歧的情况下,你怎么办呢?

卡斯KASS:作为一个节目的制作总监,我要把控大方向。我拿到一首歌的时候,脑子里会有一个框架。根据框架,当这首歌给到一些制作人的时候,我会和大家沟通设想方向,在歌曲品质有保证的情况下,我们共同探讨并且融合想法。

共同产出作品需要花心思和时间去沟通,作为音乐人大家都有自己主观的想法,制作总监的角色要把自己放在中立的位置上去思考问题。当然,如果对方的制作创意更适合节目和大方向,我也会很高兴地接受。

音乐财经:从《野狼DISCO》到现在,全民说唱热歌的打造似乎变得越来越难了,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卡斯KASS:这种现象我觉得可以分几个部分来理解。

首先,以前流行音乐能火的歌也不算很多,到现在时代的发展,让我们可以听到出现在市场的大量歌曲。无论是经过市场操作的,还是某种流行现象,从表面来看像是大量热歌在出现。

再说到说唱也是这个逻辑,在国内说唱音乐的早期,几乎没有所谓的Hit Song,到后续逐渐出现一些传唱度比较高的歌曲,带动了一批说唱歌曲,在这个过程中,门槛在变得越来越低,市场就会有大量的歌挤压在那里。每天睁开眼,就有上百首的新歌发出来,每种类型的大量新歌出现,对听众来说会产生审美疲劳。

在生活中,很多人经历的事情和感悟是有重叠性的,大量歌曲都在写这些事情,听众也会有“倦怠期”。在这样一个庞大的歌曲库中,有一些创新的歌曲就很很难凸显出来,变成了现在的问题——全民热歌的打造越来越难了。

音乐财经:怀旧流量这股势力变得越来越大,为了当下的市场,你认为会影响到自己的制作人上的审美表达吗?

卡斯KASS:我觉得个人层面上——会的,因为有很多同行可以(通过制作怀旧元素的歌曲)盈利。当然,音乐发展层面上不会,这只是股潮流现状,它对整体音乐发展的推动力度有限。

每一个时代都有当时的记忆点,就像我们的媒体总爱归类80后、90后、00后,一代人的回忆需要有个寄托点。我觉得整个市场会围绕着某一个年龄段去做一些怀旧的内容,是因为要触动大家对归属感的需求。

作为音乐人,如果一直在重复某一个记忆点或反复利用怀旧元素,音乐未来的发展空间会变小。如果拿两种不同的东西来做创新,会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

比如,我个人比较喜欢《中国说唱巅峰对决》第一期中万妮达的《MoJiaDai 莫加戴》,因为这首歌的潮流曲风、审美调性都是我近一两年很喜欢的,我觉得她把家乡话和这种风格进行融合,再加上整体舞台设计也非常棒。

这里要Shout out to HARIKIRI,这首歌的制作人,也是让这首歌更成功的原因之一!

音乐财经:作为制作人,在市场流量和审美表达上,在不同的情况下,你会怎么取舍?

卡斯KASS:我会有一个自己的标准。比如说一首歌,艺人或者经纪公司把歌曲制作的全权交给我负责,我会做一个比重分配,如果这首歌更多KPI是要面向市场的反馈,我会把歌曲的制作框架设立为偏向市场化的,比如70%的比重在市场流行元素 30%的比重在艺术性等。

因为制作行业也是服务行业之一,如果公司或艺人有音乐性上的要求,就要尊重艺人的想法和意见。我会去陈述个人观点,给出比重分配建议并出一个方案,让对方来选择。

音乐财经:从说唱音乐发展趋势的角度来看,现在采样的情况越来越普遍,你怎么看现在国内说唱音乐的创作特点?

卡斯KASS:采样在说唱音乐中是很常见的手法,它的普遍化是因为人们在把音乐简单化,就会使更多人进来做音乐,采样这种手法会帮助很多业余音乐人更轻松做出好听的音乐,也会在其中更享受做音乐。

从我个人的视角,采样更像是厨房的调味品,有它本身的固有味道,加入它的音乐会带有这份滋味,你无法用其他调味料代替它的味道。我早期尝试过,重新做一段采样音乐,尽量做到这段音乐的氛围,但是发现做出来还是不一样。其实只有它这种音乐形式才是最原汁原味的,自带一种独特风味。

在当下,音乐正在变得更加属性化。说唱音乐以前有各种功能,但现在衍生出来派对音乐、纯娱乐化的音乐等,它会不停衍变。现在的时代环境下,很多东西都在往娱乐化发展,所以音乐的娱乐化也在增加。

音乐财经:作为制作总监,如何为今年的《中国说唱巅峰对决》输出审美?

卡斯KASS:首先,我会在把控整首歌的调性上,做比较多的思考和规划。整体上有大局观,会把音乐风格和展现手法上的创新放在首位。

我收到这些歌曲的需求时,会先了解这首歌曲,再把这首歌曲分配给团队中擅长这种情绪或者风格的制作人。再加上平时积累的乐手老师、歌手老师、和声老师等音乐资源的合理分配,会让说唱音乐的品质和专业性有一定的提高。

前几年,大家觉得说唱音乐很简单,所以在节目中,我想努力把说唱的音乐性和艺术性做出来,也是在告诉大家,说唱音乐的更多可能性。

03 说唱音乐饱和,潮流音乐将是事业的重点

音乐财经:这几年说唱节目造星能力一流,从地下到主流,你身边这一批说唱歌手现在的生存现状是什么样的状态?

卡斯KASS:我觉得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大家都在坚持自己想做的东西。比如,地下的艺术家们坚持自己的创作核心不被其他因素影响。

有一部分人需要写出能够让自己生存的歌曲。还有些人在写一首歌只需要表达个人态度,不需要考虑任何商业的部分。我觉得都没有问题,重点在于当下阶段最需要做什么。

音乐财经:你个人认为,说唱音乐和潮流音乐的定义分别是什么?潮流音乐在内地处于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卡斯KASS:先说两个名词定义上的不同。说唱音乐是潮流音乐的一部分,潮流音乐是一个更宽泛的题目,是根据当下流行的趋势,与更多音乐风格的融合。

从一个时代的文化层面来看,潮流音乐包含更多的文化元素,承载更多的当下流行文化状态和走向,和影视、视觉、时尚这些产业结合在一起,是更宽泛可以包含很多内容形式的一种。

潮流音乐是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在整个音乐市场处于饱和期的时候,任何一种新的音乐形式都会把整个圈层推动到新的发展模式中,所以从时间节点来看,潮流音乐是一个更新迭代的转折点。所以我认为在音乐行业未来发展中它是个潜力股。

音乐财经:你认为音乐综艺节目在潮流音乐的发展中起到什么作用?

卡斯KASS:音综是吸引青年文化消费者的一个入口,并且通过节目的输出,可以把更多新兴的文化形式带到大众视野里。这只有节目能做到,也是一个短期内吸引流量的倾斜处。

大家平时在音乐平台听歌是一种很静态的形式,但节目会以视觉传播的方式传递舞台,就会多一层感官接触,让欣赏模式更立体。

即便现在说综艺审美疲劳,现在观众看的综艺多了,也会猜得到剧本,从万人空巷到影响力衰减会有一个过程,再经过一些发展,过渡到下一个阶段,又会有新的形式和爆款出来,层出不穷的音乐人会去做新的事情,继续推进音乐更新前进。

潮流音乐现在处于持续上升的阶段,这与年龄段消费群体也有重要原因,随着这种音乐类型消费群体的成长,小众音乐会变成主流。

现在音乐平台、短视频、视频平台和游戏平台都可以承载潮流音乐形式。就像篮球游戏里有大量说唱音乐为BGM,甚至在全球流行的篮球游戏中可以听到我们中国的Higher Brothers的歌!还有搏击等 这些竞技比赛场景中也都能听到潮流音乐的大量出现。

对于音乐人来说,除了综艺节目,线下的Livehouse、Club和音乐节是最吸粉的,因为这种音乐在视觉、时尚和歌手本身的魅力及状态融为一体,在现场会更有感染力,对于年轻人来说,不仅是热闹、好玩,更多是一种精神需求。

而且,听众群体也会一直前进,当一个音乐形式走到瓶颈期的时候,就会有下一个新兴的音乐形式出来,行业一直在循环。

音乐财经:身处名利场,你认为金钱和资本如何考验着行业从业者的人性?

卡斯KASS:我个人的理解是——资本以商业性为出发点,艺术家是以某种内在需求和表达为驱动。所以在两者合作的过程中,怎样各取所需达到双赢最重要。

乐财经你个人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卡斯KASS:在工作上,我会有自己的比重分配,就像一个秤砣一样,我会根据当下需求保持在一个最佳状态。我想不会过于主观,也不会受太多声音的影响。

我觉得还是要以自己的创作灵感为动力,我一直在摸索,希望可以保持一种主动前进的状态,自己的秤砣自己调配,哈哈。

乐财经:你希望十年后的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卡斯KASS:我十年前的理想是,35岁左右可以不局限在电脑前,而是更外放地做多元化的事情。

十年后,我希望能掌舵自己的生活和人生。无论是更商业还是更艺术,我都可以做到最像自己的样子。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