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宅男资讯

出于纯粹至极的母爱,将孩子父亲杀害,人性的边界到底在哪?

肉叔电影 · 7月26日 · 2022年 · 12次已读
大家好我是阿飞,欢迎来到宅男部落


这部片的阵容到底有多强?


导演,是枝裕和,拿过金棕榈(《小偷家族》),在豆瓣,他导演的作品大多都超过8分。


男主角,宋康昊,韩国国民演员,凭此片拿了戛纳影帝大奖。


女主角,裴斗娜,可能已经成为韩国女演员对外的一张名片了。


可以理解为,最顶尖的导演搭配最顶尖的演员拍了部最拿手的电影。


没错。


《掮客》。


不过肉叔对这部电影感兴趣可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阵容强大。


而是因为它的题材。


婴儿贩卖。


这些“人贩子”的理念是,把多余的孩子拿出来,合理分配给需要的人,顺便赚一些中介费。


这是……“厚颜无耻”?




韩国,有一种叫做弃婴保护仓的东西。


设立之初的理念很简单:给一些未婚先孕或者意外怀孕的女性提供帮助。


毕竟,将婴儿遗弃至福利院,总好过遗弃致死。


但几乎是设立之初,这样的设施就引来了争议。


为什么?


因为遗弃的方便,总是会助长遗弃之风。


比如影片中的素英(李知恩 饰),将孩子遗弃在保护仓外,转身便走,只留下了一张没有写明联系方式的小纸条:


我会来接你的


电影,便围绕着这个叫做羽星的婴儿展开。



故事的主角叫相弦(宋康昊 饰)


他经营着一家洗衣店,生活艰难,欠了不少外债,于是和一个叫东秀姜栋元 饰)的福利院职员一起,干起了掮客的买卖。


所谓掮客,也就是中间商,以倒卖婴儿挣取差价而生。



这天,他们看到了这个没有写明联系方式的弃婴,心下便明白,大概孩子的母亲再也不会回来了,在他们的经验里,随随便便扔个纸条就走的母亲,找回孩子的几率仅有2.5%。



但意外的是,孩子的母亲回来了。


她找回了福利院,查无此人,准备报警,担心暴露的东秀只好坦白,将她带到了相弦的住处。


但,故事并未如你想象中发展。


原来,素英是个妓女。


因为身陷一起谋杀案之中,素英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抚养孩子,于是,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家庭环境,也为了不拖累孩子,她决定和他们一起把孩子交给合适的家庭抚养。


亲生母亲和人贩子一起,四处找寻买家。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有另两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们。


警察秀珍(裴斗娜 饰)与她的助手。


就像猎鹰,等待着他们交易的瞬间,捉拿归案。



故事基本上就是围绕着一次次交易展开。


就像公路片,每一次的停留都带出一定的信息。


比如孤儿院。


三人停留在孤儿院,我们随即了解到东秀的身世:


他也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并且,由于政府补贴不断缩水,福利院的经营也越发困难,这些都是导致东秀参与卖孩子的内因。



或者警车。


有意思的是,警察秀珍的视角大多数时间都停留在警车里。


一开始,是远距离的漠视。


她们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掮客,也就是她们眼中的罪犯,评论着他们的行为。



到了最后,两人走出警车,开始在街上巡逻。


此时,秀珍已经收养了羽星,她也完成了自己的心态转换。



但电影最重要的一点是,合理化了贩卖婴儿的动机。


也就是相弦所说的,善意。



为什么?


电影里的解释是,把孩子放进福利院,实际上是抹杀了孩子未来的可能性。



韩国的领养手续比较复杂。


一方面,有很多想领养的人因为各种条件资格不够,从而没有办法领养孩子。


另一方面,即便是够领养资格的人,领养之后你也不知道他会对孩子做些什么,比如去年震惊韩国的一个案子,16个月大的女童被领养9个月后遭父母虐待致死。



所以相弦所做的,就是合理化分配孩子,并在这个过程中赚取一定的非法佣金。


这样的善意,你怎么看?




纪录片电视台出身的是枝裕和,在他最早独立企划的纪录片《可是……在这个抛弃福祉的时代》中便显现出此后一贯的创作态度。


人物上破除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他片中的主人公常常具备“双重性”。


这点自他在《第三度嫌疑人》转型以来,尤为明显。


彼时的是枝裕和跳脱出原来私人向的家庭片舒适圈,开始聚焦违法背德之人。


以建立底层小人物与司法体系的冲突来作社会批判。


这些角色身上善恶交加,是加害者,又是受害者。


比如《小偷家族》。(这部被是枝裕和视作《掮客》的姊妹片,且这俩其实是同期创作的。)


男女主一面有着从死人身上薅羊毛的残忍,一面却有着解救陌生孩童于家暴的温柔。



而人物身上的这种可恨又可爱的撕裂感,实则直指的是社会秩序的裂口。


回到《掮客》。


人物身上同样具备这种双重性,最典型的是全片的核心人物,素英。


她的出场,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管生不管养的妈,在冰冷的雨夜里把孩子放在了婴儿箱外的地板上。


当她跟着俩掮客踏上卖娃之旅,全程也极少照顾孩子。


俨然一副冷漠的弃子母亲形象。



再往下看,素英又抛给观众一个信息炸弹——


她是个在逃杀人犯,亲手杀死了孩子父亲。


理由?


却是出于一种纯粹至极的母爱。


只因那男人说,像他这种(妓女的私生子)不应该出生。



于是你会发现,人物双重性的背后其实是模糊的道德边界。


他们打破“法”的边界。


于“理”,是法外之徒。但于“情”,是有义之人。


然而。


司法倚重因果的武断性,一如影片里的警察,以及影片外大众对他们的态度。


从最开始便站“对”立场地审视,甚至鄙夷这些罪犯。



而是枝裕和刻意“立”起这两方的矛盾,为的是“破”。


“掮客”的另一个更直白的翻译是,中间人。


随着故事发展,警察和罪犯,谁更像中间人、人贩子?


边界已然模糊。


相弦和东洙起初费劲巴拉地卖孩子,却在兜转之间产生情感不想卖了。


而警察秀珍为了能将他们抓现行,反倒盼着孩子赶紧被卖掉,甚至自己设局引诱犯罪。


钓鱼执法失败后,她又以帮素英减刑为条件,让素英在掮客们那作卧底,催促卖娃。


不知不觉间,警察反倒成了那个最想把孩子卖出去的人。



当秀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开始出现含混时。


两方阵营界线弥散,善恶交错。


理解才有了可能。


所以后来她主动提出收手,想让素英别卖孩子了,去自首争取早日出狱跟孩子团圆。



至此,借由警察对罪犯们前后态度的转变,导演也明确表达出自己的一贯态度——


肯定可恨之人的可爱之处。


从司法的视角被一分为二的好人坏人,远比预想中的复杂的多。


如何挖掘并理解这种复杂性,便是影片的内核。


正如他曾在自传中写道:


“仅仅依靠法律裁决事件的善恶,与之相矛盾的伦理观就无法孕育出来。”


是枝裕和的故事总是滋生于社会幽暗的裂缝里,以挑战伦常法规的方式促使观众重新审视。


那些不被平视的、善恶难分的人,以及催生出他们的社会生态。


p.s. 以下部分严重剧透警告。




那么,问题来了。


这部看上去很是枝裕和的新片,口碑怎会堪忧?


《掮客》豆瓣开分7.2,又接着掉到6.8。


这在他的剧情片作品序列中几乎要垫底。



而类似的题材,《无人知晓》豆瓣9.1。


失手在哪?


换句话说,它同时又很不是枝裕和。(老粉看完甚至还会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这就有必要重新审视下我们期待的“是枝裕和”。


首先,兼具私人性与公共性。


《小偷家族》这部让五次入围戛纳主竞赛的是枝裕和终于拿下金棕榈大奖,同时也标志着他在影片社会表达上的突破。


灵感也是源于社会新闻,一起瞒报家属死亡,冒领养老金的案件。


这个无血缘关系的小偷家庭,大家基于“各有所图”的利害关系聚在一起,却又互相守望。


而随故事推进,每个人身后的社会暗面一点点被揭开。


养老、贫困、儿童受虐……直指社会监管在某个环节上的失职。



是枝裕和曾表态:


犯罪犹如我们社会的脓疮,它关乎的不仅是犯罪者个人问题,也与我们相关。”


他要做的,其实是把现实世界已存在的阴暗,挖取到大银幕上。


所以,你看这部影片的烟花戏。


导演故意不放烟花镜头,而是把镜头停在小偷一家抬头凝视的时刻。


完成了底层与镜头外的我们一次意味深长的对望。



原来的他,拍片如解剖。


擅用最轻盈的手法,最锋利的刀,把渺小的个体及其宏大的悲剧性抽丝剥茧地呈现在你面前。


基于东京弃婴事件创作的《无人知晓》。


全片温柔地描摹出一副残忍的弃养孩童成长志。


典型的下刀不见血,一个细节:


少年吃力地搬运行李箱下楼,里头装着妹妹的尸体,而熙熙攘攘的人群与他们逆行而上。


同个世界生存的人们,生活便是在这种不经意间被割裂、断层。



他的影片里也少见轻易的和解或救赎。


相反,总给人一种“分崩离析是必然”的悲凉感。


比海更深》里,一家人因风暴来袭而短暂的重聚,但风暴过后,又迅速崩盘,各奔东西。



到了《小偷家族》,是枝裕和更将这种“悲凉感”上升至个体难逃倾轧的“宿命感”。


最后一个镜头,那个再次落入虎穴的小女孩,站在家门口的长廊上,痴痴地凝望。


镜头一切,黑屏。


她看向的,是黑暗的深渊。



是枝裕和的柔情从来只是表皮,“狠人”才是他的真面目。


所以……当我看完《掮客》,第一感觉是。


是枝裕和在自己的老套路上玩脱了。


空有社会议题,缺少社会批判。


空有糖水的温柔,没有针砭的力道。


他突然拍起了命题作文:为所有生命唱赞歌。


全片试图向那些曾被抛弃的孩子回答一个问题:我的出生是一件美好的事吗?


且不说片中这段反堕胎的争议性言论:


比起生下再丢掉,生之前就杀死,罪更轻吗?



全片的情感高潮戏更暴露了影片的问题根源。


黑灯的酒店里,素英对着他们每个人,一一感谢:


谢谢你的出生



可细想:


一个从小被抛弃的女孩,被养成雏妓,生下私生子,又因杀人而面临牢狱之灾。


面对如此绝望的人生,要说出对生命的礼赞,得有多难?


而为了圆这个表达,影片把严肃沉重的社会题材转译成了童话。


它虽由弃养的争议话题切入,却绕开了对领养制度的探究。


把戏点放在书写“人”上,并且是不真实的全员圣人。


一代人性观察大师如是枝裕和,在这部片居然抽走了这些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小人物应有的灰调。


认识素英短短时日的东洙,心甘情愿地帮她重新开始生活,将计就计地把自己送进监狱。



一直痛恨弃养行为,志在破人贩案的警察秀珍,转头收养了素英的孩子,带了三年娃。



……


到最后,影片结尾还给了个所有人大团圆的结局。


人物全员向善以及故事的走向,统统落入廉价的暖心鸡汤的陷阱。


背离了是枝裕和原本坚持的——肯定人的复杂性,质疑社会运作体系的惯常。


伟光正已经够多,别再拍了。



今日打工人:漂流少年Max、巴斯特冷面


【本文为原创文章,独家发布于宅男部落(www.zhainantribe.com)作者:阿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更多宅男女神街拍美女图片cosplay分享,宅男资讯尽在宅男部落。文章所用配图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侵删】 今天的分享给大家就到这里,请大家关注宅男部落,定期更新宅男资讯宅男女神图片,街拍美女妹子图cosplay美女图片,敬请期待。 喜欢我们的分享请点击在下方点赞,或打赏~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宅咖”,点击侧边栏的个人信息,可以扫码加入。